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all叶/ABO】狗血之庭 - 29 -

悠悠堇:

        训练室内很安静,又好像有很多股剑拔弩张的气流在攒动,叶修没什么特别的情绪,清淡地笑了笑:“你想现在听我分析我的错误?现在可是训练时间。”


        说完就不理会喻文州,回到自己靠窗的座位边,最后一次整理了午会的资料。


        午餐的时候,叶修自己端着餐盘找了个角落的双人桌,一脸平静地自顾自吃起来。


        在此之前选手们已经在平时一起就餐的大桌边坐好,他们原本都在等叶修,但是此刻叶修的位置空了出来。


        叶修就一个人坐在角落,也没有看这里一眼。


        像是因为体谅他们的冷淡与不理会,刻意和他们保持了距离。


        心脏像被酸涩的液体浸泡一样,又疼又痒。实际上他们并不想要这样的发展,然而叶修却变得很客气,连看都不看这边热闹的餐桌,像是和他们毫无关系的人。


        黄少天忍不住了,他刚打算站起来,对面就响起了椅子和地面摩擦的尖利声,是苏沐橙,苏沐橙先他一步站起来,像是故意发出巨大的声响来表示对这桌人的不满。


        但是苏沐橙也没说什么,更没有直接斥责他们,只是直接起身跑到叶修的桌边坐下。


  他们的伙食都是后勤组带来的专门厨师负责,一般都是一盘盘的菜大家一起吃,结果今天叶修自己拿了个餐盘打了小份,和他们分了开来。


        即使是一个人坐着的叶修,看上去也毫不落寞。再加上肯定不可能让叶修落单的苏沐橙,倒显得他们是刻意要和大部队分开。


        “你们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楚云秀低头戳着米饭,不用抬头也知道这桌上大部分的男人是什么样的表情,她可不想看着那一张张阴郁的脸进食,非常倒胃口。


        没有人回答楚云秀,孙翔和唐昊一个劲的扒饭,他们两个年纪轻,本来饭量就大一点,可是今天吃得比往常还多,不过一直板着脸,看着就很消化不良的样子。


        苏沐橙带了双筷子过去,挑着叶修盘子里的东西吃,他们以前因为生活条件不太好经常这样,后来就算条件变好了苏沐橙也喜欢跟叶修凑在一起吃饭,她喜欢陪伴在叶修身边的感觉,喜欢什么都可以互相分享的模式。


        张新杰时不时地往那里看几眼,眉间渐渐蹙起皱纹,心里嘀咕着出国之前大家体检的时候叶修的体重在平均值之下,平时吃得也不多,说实话还有点挑食,身体素质又不是很好,想到这里越来越坐不住,示意楚云秀给那边端几盘菜去。


        楚云秀毫不客气地冲他翻白眼:“要去自己去。你舍不得他关我什么事。”


        话是这么说,但看着今天格外强硬的这群男人,楚云秀也没办法,实际上她也担心叶修,总觉得最近这货都累瘦了。


        楚云秀拖着椅子端着菜去跟叶修和苏沐橙同座了,剩下一桌子的男性Alpha两看相厌互相败兴。


        午会开始的时候,叶修又像是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无论是语气还是说话方式,还有那些让人心动的微表情。


        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叶修也不在意他们冷淡的态度和无回应的状态,把每个能想到的细节都讲了一遍,他们不会把比赛当成儿戏,他们听得很认真,虽然心情很复杂。


        午会结束后除了苏沐橙没有人在会议室里逗留,这也和往常很不一样,就算以前叶修在午会上不说什么重要内容,也总会有人留下来问东问西,在他身边废话很久。


        苏沐橙在叶修身后,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你知道的,他们其实心里也很难受。”


        “我知道。”叶修反手摸了摸苏沐橙耳侧的垂发,“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苏沐橙捏住叶修的手,“你没有错。”


        “沐橙,我有错。”叶修的声音很冷静,“我暂时还没有想到该怎么弥补,我感到很抱歉。”


        苏沐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她不敢打开手机,不敢看新闻,不敢上微博,她以为自己已经变得比以前强大的每个阶段,其实都还远远不够,她还是有那么多做不到的事,还是没有办法帮上叶修的忙。她很难过,她总觉得某一次是自己最后一次哭了,但事实上她只要看到叶修受到伤害,就会抑制不住眼眶的酸涩。


        因为她无比了解叶修,所以她无比难过。


        她憎恶一切伤害叶修的人,但又无法为他做些什么。


        “回去吧。”叶修看了眼会议室的钟,“到训练时间了。”


        “你呢?”


        苏沐橙朝叶修眨巴着眼睛。


        “我就不去了。”


        在比赛之前他能做的事都做了,接下来就靠选手自己了,“而且,他们现在可能也不太想看到我。”


        “……”应该不是那样的。苏沐橙心里依稀清楚那些人因为什么而生气,但是她不想告诉叶修,她对那些人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最好就让叶修误会他们的意思。


        从此大家江湖两别一刀两断那更是再好不过了,反正后悔难受的肯定不是叶修。


        苏沐橙难免产生了这样阴湿的想法。


        她推门进入训练室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那些视线在遮遮掩掩地窥探她的背后,然而她的背后只有空气,没有他们想要看到的人。


        “叶修呢?”


        苏沐橙经过喻文州身边的时候,他好像是随口问起一样。


        “跟你有关系吗?”苏沐橙毫不客气,喻文州一愣,但是没有表现得很明显:


        “他是领队。”


        言下之意是他有义务和责任关心他。


        “他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领队。”


        今天的苏沐橙像是竖起了全身的刺,明白地彰显了自己不想跟他们好好相处的决心。


        “沐橙。”楚云秀低声叫了她一声当作提醒,他们现在是队友,不要因为私人原因把关系闹僵影响到比赛。


        苏沐橙也知道自己的反应有些许过激,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误,只是不再说话了。


        如此强硬的苏沐橙实属少见,训练室气氛瞬间就冷凝下来。


        除了训练时发出的点击敲击声,室内非常安静。


        叶修的座位就一直空着,座位边提前放了一罐绿茶。




        叶修回到酒店的时候,在大堂的沙发上看到了一个熟人。


        他在敞亮的室内也戴着黑超,双手交叉着抱臂,嘴唇抿着平直的线条,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老子很不爽”的气场。


        一直盯着入口的他看到叶修后把手插到口袋里站起来,快步走到叶修面前,然后非常自然地低头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他的动作幅度很小,几乎是刚触碰到就立刻分开了。


        “……”


        叶修下意识地想擦擦嘴,但想了想这人的性格,还是把手放下了,“你好像已经很习惯随便乱亲了的样子,但我还是要提醒你,这是性骚扰。”


        “是吗?”孙哲平不置可否地舔了舔唇,像是在回味一样。


        “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叶修瞟到他夹了张房卡,好像也准备在这边住下。


        “我听说你搞同性恋了,想努力一下把你带上正途。”孙哲平耸耸肩。


        “按你这意思同性恋就是歧途了?”叶修笑了声,“小心人家控诉你歧视。现在的人可是很敏感的。”


        “关我屁事。”孙哲平毫不在意,大爷一样地揽住叶修的肩膀,“你房间号告诉我。”


        “不要。”


        “为什么?”


        “因为你会性骚扰。”


        “……”




        叶修还是把孙哲平先领到了他自己的房间,他看孙哲平两手空空的样子像是临时起意才来到苏黎世,至于原因……叶修还没有不识趣到不知道孙哲平为什么会来这里。


        “喝点什么吗?”叶修问。


        “有什么?”


        “白开水。”


        “那就白开水吧。”


         孙哲平也不介意,坐在他的床上四处打量着他的房间,“你房间里好像缺了点什么。”


        “缺了什么?”叶修给他倒了杯水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


        孙哲平侧倒在叶修床上,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摘下黑超:“缺了我这样的男朋友。”


        叶修好像早就猜到他的套路,一点波动都没有:“你总算舍得把墨镜给摘了,我还以为你瞎了呢。”


        不过凑近一看,孙哲平的眼睛好像有点肿,应该是连夜赶来没有睡好的结果。


        “你怎么不在训练室?”


        孙哲平问叶修,他原本已经做好了在大堂里坐个三四小时的准备。


        “大概会妨碍到选手情绪。”叶修言简意赅地概括了一下状况。


        孙哲平的眼皮跳了跳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臭小子们就是皮痒了需要人来给他们松松骨头了。”


        叶修白他一眼:“你可别去找他们麻烦。”


        孙哲平不乐意了:“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


        “是啊。”


        “……靠。”


        孙哲平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头发,看叶修正在翻手机,问他,“你在看什么?”


        “在看微博。”叶修随口答道,“看看别人怎么骂我。”


        “结果呢?”


        “结果好像认为这是个误会,等我澄清的人比较多。”


        “那不是挺好。”


        “难道你认为现在的网民有这么理智?”


        “……别人不骂你你还不乐意了?”


        “我只是觉得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多正常啊,买了水军呗。水军和那些本来就相信你为人的人加在一起,那就是舆论导向了。”


        叶修皱了皱眉:“谁买的水军?”


        “我。”孙哲平大方承认,“感动吗,亲我一个。”


         叶修笑出声,伸脚踹了他一下。


        直接被孙哲平逮住脚,脱了袜子挠脚心。


        “以前我就想说了,你足控啊,老是对我的脚下手。”


        “没啊。”孙哲平道,“我就控你。”


        “……”叶修在想该怎么接话,但是孙哲平很快就转了话题。


        “不过除了我好像还有别人在买水军。”孙哲平表情很严肃,手里捏着叶修的脚,“加在一起买的太多了,搞得很多原来不知道这事的人都开始关注,弄得适得其反了。”


        “恭喜你亲身实践了这个成语。”


         叶修说。


        “喂,我在说你的事呢,你给我上点心。”


        孙哲平不满。


        “好好好,我在听。”


        “你可以再敷衍一点。”


        “呵呵。”


        “别傻笑,在跟你说正事呢。”


        “你是不是没带行李啊,去给你买点换洗的衣服和内裤吧。”


         叶修明显不想多谈这事,拿出银行卡在孙哲平眼前晃了晃。


         “你想包养我吗?”孙哲平坐起身,“还是想知道我内裤的尺码?”


         “都不是,你真的想太多了。”




         叶修和孙哲平到最近的商业广场买了点必需品和衣物,孙哲平来得非常匆忙,除了他本人,其他基本什么都没带。


       “你什么时候办的签证?”


        在自动扶梯上,叶修问孙哲平。


        “前段时间。”孙哲平见叶修的领子翻了起来,伸手帮他理好,“原本打算决赛的时候再来。”


        叶修点点头,之后他们随便进了两家轻奢男装店。孙哲平穿衣服说讲究也讲究,太次的牌子不穿,说不讲究也不太讲究,款式不太介意。


        “你要进来吗?”孙哲平进更衣室前不忘回头勾引一下叶修。


        叶修摆手让他快试别废话。


        孙哲平试了几件,都帅得很有味道,叶修象征性地拍拍手意思意思表示好看。


        “刷我的卡吧。”结账的时候,叶修掏出自己的银行卡。


        “你真打算包养我?”孙哲平朝叶修的耳朵吹了口气。


        “没有。”叶修冷静地把他的脸推得远一点。


        “那我就自己付。”


        孙哲平从口袋里掏出卡,然后被店员告知他的卡没开通国际银联,不能刷。


        “……”


        孙哲平侧头看叶修,叶修朝他笑了一下,眼神特别讨打,孙哲平要不是喜欢叶修,已经把叶修按在地上揍了。


        “刷我的吧。”


        叶修把他弟硬塞给他的Visa卡递给店员,虽然他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反正肯定够花就是了。


        “回去记得还我钱。”


        结完帐,叶修把那几个装着衣服的袋子给孙哲平拎着。


        “要不要再给你打个裸条?”孙哲平被他气笑。


        “那就不用了。”叶修诚恳道,“有碍观瞻。”


        两人又逛了一会儿才回到酒店,孙哲平看出叶修全程心不在焉,应该是在想关于明天比赛的事。


        上了电梯,孙哲平也没有按自己住的楼层,又跟着叶修到了他的房门口,叶修挡在门前,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可是我是为了你才来的。”孙哲平理直气壮。


  “又没有求你来。”叶修嘟囔。


        “没错。是我自己想来的。”孙哲平低下头,两人额头相抵,“我现在想在有你味道的床上睡一觉,我快困死了。”


  “我的床没味道,……”叶修反驳,但是后半句说得有些模糊不清。


        “你说什么?”孙哲平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要上床,得先洗澡。”叶修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窘迫,又好像有点恼怒,但不是在生他的气,“不洗澡,不准上床。”


        “……”


        别着头的叶修过了好几秒也没有等到孙哲平的反应,有点意外地偷偷看了眼孙哲平,却见孙哲平捂着半张脸,挫败地低着头。


        “老孙你怎么了?”叶修伸手碰了碰他的头顶。


        孙哲平的喉间发出低吟,性感低沉:“我真想操你。”


        “……”叶修沉默片刻给出建议,“忍住。”


        “要是忍不住呢?”孙哲平虚心求教。


        “那就物理阉割。”


        “……你太残忍了。”


        “不要怕,也就一瞬间的事。”叶修安慰道。


        孙哲平气得冲他竖了个中指:“我等会儿在梦里操死你。”


        “那祝你做个愉快的春梦。”叶修把房卡递给孙哲平,“我等会儿要去开领队会议,现在差不多该走了。”


        “好。”孙哲平接过房卡拍拍叶修的屁股,“那我在床上等你回来。”


        叶修没有特意纠正孙哲平这种暧昧的说法,时间上也实在来不及了,他打了个招呼就坐了电梯下楼。


        孙哲平在叶修房里的浴室洗了澡,叶修的沐浴露和香波都不是酒店款,大概是自己带来的,于是孙哲平心安理得地沾上了和叶修一样的味道。


        洗完澡后孙哲平也实在累得不行,飞了十几个小时到现在也没怎么休息,倒在叶修的床上就直接睡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响起了门铃声,一开始是敲门声,但是没把孙哲平叫醒,门外的人才改为按起了门铃。


        孙哲平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叶修回来了,套上裤子就去开门,然而门一开,门内外的两拨人都愣住了。


        门外的国家队选手看着裸着上半身明显刚睡醒的孙哲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 tbc -




        你好大孙,我们又见面了!




        一直觉得不管怎么写,都把老叶写得不够好,不是因为不知道他哪里好,而是知道他本人实在是太好了,所以不管怎么写,都不能把他写得足够好,他总比我写出来的样子要更好,要好很多(说着流下了眼泪,老叶做我男朋友啊)




        《狗血之庭》的确准备出本了,写完世邀赛网上的部分就完结了。


        书里收录隐藏章和番外两则(四万字左右),完售后将不放出。


        想搞个平叶的特典小册子,一万五字以上吧大概,大概送前几十名(具体几十名我也不知道,还没想好到底搞不搞),不单独卖。完售后过段时间会在网上放出。


        约了四篇G文,两张G图,来自我为数不多的心友。


        对我来说出本是件很困难的事,搞起来真麻烦QWQ

评论
热度(1253)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