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诚台】烽烟何日靖(三三)ABO

袁滚滚:

据说这是让某些人很憎恶的:烽烟何日靖(三二)




写在前面的话:


这几天因为本文带来的争论,占了诚台tag的不少空间,对此向感到糟心的小伙伴们道个歉。




在这里主要是给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小伙伴们告白的


谢谢昨天大量的私信安慰(虽然我知道你们大部分是来要《兄嫁》的!XD);


谢谢在QQ上告知我最近进展和从头到尾都关注此事并为我出头的朋友


谢谢专门为这事发帖为我辩驳的小伙伴,很抱歉耽误了你们的时间;


为了你们,我只能继续努力更文了^^




至于那些不同声音,这边也表个态:


关于烽烟的情节,本来确实是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但是:


在某个妹子评论烽烟三二章节是rape情节,私信我让我给章节打上预警,在我打上预警后在我的文下教育我的读者,让我终不受其烦屏蔽她后在诚台tag下挂我,并说出“碰上敢做不敢当的,真rio委屈,一句话,那么爱强暴还是强暴自己去吧”的言论之后。


你真的觉得你值得我花时间和你讨论《烽烟》吗?


至于那些说烽烟是天降炸雷的朋友,我只能说谢谢以前你们的喜欢,在你弃了这文后我也只能表达遗憾,但当你说以前点的赞和推荐都感觉恶心的时候,我只能说:


excuse me?这锅我不背。


请所有看不惯《烽烟》剧情的人从今天开始屏蔽我,这样大家都清净,谢谢





我不应撕,是因为——我上班和写文很忙^_^


作为一个写手,在评论和读者已经还我一个公道,并且看上去Lofter也没打算封我号的时候,我选择继续更文。


另。这是我对5.23《烽烟》事件的唯一一次表态。


因为,我真的很忙^_^




我是来占tag发表声明的吗?


不,我是来更文的。


-----------------------------------------------------------------------












明诚还是存留了一些理智的。他选择回家的时候,正好是桂姨出门买菜的时间。


明台在他怀中闭着眼,呼吸绵长,两颊竟还有些许的红润。要不是颈间晕染开的大片血污,男孩的神情竟和熟睡一般祥和安宁。


 


明诚最怕这样的他。


 


明台应该是充满活力的。是泼皮耍赖,无理取闹,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是闯下大祸以后还自觉委屈,梗着脖子眼角通红却绝不低头的。是他自小就护在手心,打算捧上一生一世的伴侣。


可明台开始懂事了,他具备了勇气和责任感,学会了刚毅和坚忍。在这个乱世,他的小少爷终于拥有了值得付出性命的理想和信仰。


 


所以明诚怕了。


他不担心王天风的死间计划,也能拦下明台所可能遭遇的所有危险。只要明台愿意生活在他的羽翼之下,他可以拼尽全力护他一世安稳。


 


但是明台不愿意。


 


闭着眼安静躺在他怀中的明台,他在短短一天内已经见了两次。


 


一次是护城河堤那场差点被溺毙的任务。


 


一次是他自己亲手种下的伤害。


 


 


 


回家的路才短短几百米,却像永远没有尽头。


自巴黎亲眼目睹贵婉死去后,明诚很久没有这种脚步虚浮,神情恍惚的时候了。


他知道明台出了大量的血,根本藏不住omega的性征,他也知道自己没用须后水,情事气息仍然浓郁。他要这样不作处理地走进明公馆,互相标记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可他无所谓。


 


明诚抬手敲响明公馆的榉木大门,才两下就听见阿香的应和伴着碎步小跑的脚步声而来。明镜尖利的嗓门紧跟其后,明家大门应声而开。


 


时间突然和静止了一样。


 


阿香诺诺地退开了些距离,守住了房门。


明镜一脸震惊地看着门口的两人,随后而出的明楼也立刻变了脸色。


 


“这……”明镜的声音都颤抖了,她伸手指向明诚和明台:“你们俩……”


 


然而明镜这个状态只持续了几十秒,随即挺直了腰杆。虽然面色苍白,说出的话却铿锵有力,不容反驳:


“阿香,你在门口等着桂姨,一会她买菜回来,你直接和她去东街裁缝铺子取我订的衣服。”


 


“是,大小姐。”


阿香领命而去,临走前还体贴地替一家人关上了门。


 


“你把他抱回房间去,”明镜转向一直低着头的明诚,声音又开始有些发颤:


“然后去打点热水,我这就和苏医生打电话。”


 


明诚沉默一点头,便转身抱着明台上楼。


 


“做完这些事后,你到祠堂去等着我和大姐。”


 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明楼突然开口道。


 


明诚脚步一停,没有回头,只低声应了句是。


 


 


明家祠堂是一四十平开外的单间。厅堂中央一对柏木镂空雕花椅,隔着同质同花的高脚四方桌。祖宗牌位依次摆列,家训存续,香火不断。


祠堂就在明诚房间的隔壁。平常他帮着阿香调整家训牌挂的位置,更换香炉和例行清扫,倒是经常出入,但自随明楼赴法国巴黎读书后,明诚就没在真正意义上进过明家祠堂了。


 


明诚在祠堂的蒲团上跪了很久。


 


他听见苏医生的到来,听见走廊杂乱的脚步声,听见每个人的低声细语,唯独感受不到明台的气息。


他自小吃过的苦头多,打从明白事理后,便隐隐有着顶天立地之傲骨。读圣人学,行君子风,对自身作为或曾憾却不曾悔。


 


唯独在明台的事上,他一次又一次地被本能冲昏了脑子。


明台在军校的时候他就自主安排了营救行动,标记之后恨不得把omega绑在身边。他带他去海军俱乐部,暗示他领事馆的撤离路线,在每次危险任务的时候都跟随在左右——所以他闯祸了,他用那块手表把明楼一起拖入了险境,还差点杀了明台。


 


他知道他差点杀了明台。


 


 


当明楼和明镜进了祠堂时,他们看到明诚安静地跪在蒲团上,双眼轻闭,气息平和。


明镜一脸苍白,她攥着手绢,在明诚面前走了好几个来回,鞋跟踏着地砖碰碰响。终于,大姐还是忍不住开口,声音尖锐:


“阿诚,我觉得你跟着明楼做事,从来也算不得糊涂。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近水楼台先得月是吧?好,这个大姐我不反对,明台那孩子从小就和你亲近,但是你看看你今天做的是什么事??你不是不知道明台打小就是我们家的宝贝,你这样我放心把他交给你吗?明台他……”


 


明诚猛地睁眼抬头,却见大姐一声哽咽却没再说下去。


 


“他没事。”一开始就站在一旁的明楼接过话头:


“苏医生说都是皮外伤,男孩子皮实,休养一下就好了。”


 


明镜一听这话就炸了,转身要去训明楼:


“什么叫男孩子皮实——明台他可是omega…”


 


话音未落,明楼就两步上前,一个弯身狠狠往明诚腹上揍了一拳。


 


明诚措手不及,整个人被打得仰了出去,重重撞在祠堂的后壁上,后脑勺结结实实地敲了一下。


这下是痛狠了,却也把他揍了个清明,他单手撑起身子,急喘了几声。


 


明镜傻了眼,急忙两步上前蹲下扶住明诚:


“你疯了吗?!”她转身呵斥大弟:“有话不能好好说?你动什么手啊你——”


 


“他就是欠教训。”


 


明楼居高临下,却是对着明诚开口:


“皮外伤是没错,可脖子上那道口子离主动脉只差了一点点。阿诚,你差点杀了明台。”


 


房间里一时间再没人说话,只剩下略微沉重的呼吸声响。


 


“如果你控制不了你的行为,我必须强行阻断你和明台的接触。”


 


明楼声音淡漠,这一刻,站在面前的不是明家大哥,而是在外叱咤风云,杀伐果决的明长官。


 


 


明诚知道,这是大哥对他最后的一次警告。


 



评论
热度(504)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