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all叶/ABO】狗血之庭 - 06 -

悠悠堇:

        我原本是个无论批评还是嘉奖的私信都会回复的人,但是最近实在有点力不从心。经过朋友提醒才发现我越来越容易被他人的反响所影响,而对自己原本想写的故事产生了怀疑。


        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根据自己的想法写文,认同差异,但不求与所有人同存。


        我就是不要脸,谢谢大家。












        叶修拎着两个打包盒,晃悠着走回嘉世订住的酒店,胃里温暖的海鲜粥好像还在摇晃,路灯的光被枝桠割裂,行道上没有人。


        他走到酒店大堂的时候,看到角落里蹲着一个人,身上的那件连帽衫很眼熟,因为刚才约他吃夜宵的那个人身上也穿着这件连帽衫。


        叶修走到他的面前,那人发觉投下的阴影后抬起了头。


        两个人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叶修问他:“去我房间吗?”


        黄少天没说话,只是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


        叶修刷了房卡打开门,让黄少天坐在沙发上,从小冰柜里拿了瓶苏打汽水给他,再把原封不动的盐焗鸡和卤味拼盘放在矮桌上。


        “吃吧,算我请你的。”叶修从放打包盒的塑料袋里拿出一双卫生筷。


         黄少天想起是自己说要请叶修吃夜宵,结果最后他自己跑了,心里有点尴尬,但还是没说话,闷头吃起了小菜。


         “要聊天吗。”


        叶修忽然问,长久的沉默中响起的一句话差点让黄少天被呛到,叶修帮他打开苏打汽水的瓶盖,发出啵的一声,然后把瓶子递到他的手边。


        黄少天一口气灌下去半瓶,喉口都有点火辣。


        “你太不当心了。”叶修在旁边凉凉地说,黄少天瞪他一眼,妈的怪谁?


        主要是因为这几个月来基本上都是他主动跟叶秋说话,像是个热恋期的毛头小子一样纠缠着他,所以刚才叶秋主动问他,要不要聊天,让他一时之间吃了一惊。


        看黄少天缓得差不多,叶修再次开口:“你等我有什么事。”


        蓝雨住的酒店和嘉世不是同一家,所以黄少天会在这里八成是在等他,应该不是他自作多情。


        黄少天咬着筷子,脑子里一团乱麻,嗫嚅了一会儿:“我不知道。”


        他抬头对上叶修冷静清醒的眼睛,心中一紧,又低下头去。


        他该怎么说明刚才一时冲动摔门而去后就紧接着开始后悔的心情给他听,他自己都搞不明白这种类似青春期的奇怪情动之类的反应,反反复复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最终能得出的仅是这一切都归功于叶秋这个家伙。


        愤怒离开的黄少天在走出饭馆后被冷风一吹,蓦地生出了点委屈,转过头,叶秋果然没追上来。


        他知道叶秋不可能来追他,但是还是觉得格外的冷,早知道就多穿一件外套。


        叶修看着黄少天,他一向阳光灿烂得毫无阴霾的脸上露出了混杂着不甘和悲伤的表情,叶修其实并读不懂黄少天在想什么,他只能想起刚才黄少天愤而离席的原因,无非是他自己都已经忘了的一句一年前说出口的无心的话。他清了清嗓子,和黄少天黑白分明的眼睛对上:“对于刚才的那句话,我还是不觉得我有错。可能那对于你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一句话,但是对我来说,那就只是普通认知,普通到我都忘记了我曾经说过那句话。”


        黄少天的神情有些灰暗,他当然知道他和叶秋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可是即使如此他依旧对叶秋曾经刺伤过他的那句话不能释怀。


        黄少天希望叶秋说的是,他并不是那个意思,或者他现在认识到了曾经的错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认为举足轻重的事在叶秋看来却是莫名其妙。


        他很难过,但是他却很奇怪地没有再觉得愤怒。


        “你觉得是这样的吗。”黄少天的语气很淡,这种平淡的说话方式将他清亮却不失磁性的音质凸显出来,“你觉得你一点都没有说错吗。”


        “黄少天。”叶修直视着他,“我是说过那样的话,但是那并不是全部,无论是魏琛还是喻文州,我所说的都不是全部。他们作为职业选手都值得尊敬,但是就算如此,也不代表我就会赞美他们,作为对手,我既然能看到他们的短板就没有义务将其掩饰或者为他们圆场。”


        黄少天很少听叶秋说这么多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也没办法反驳,他此刻脑子里第一个的想法竟然是,完了,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呆。


        叶修见他一直不说话,以为是他不想理自己,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在你的立场看来,我的话会让你很难受很不满,这点我可以理解,我也可以向你道歉,但这并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黄少天呢喃了一句,叶修没有听清,也没有问他说了什么:“你如果接受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做你认为的朋友,如果不接受就算了。”


        “什么叫我认为的朋友?”黄少天忽然咬文嚼字起来,他知道叶秋不说无意义的话,所以这句话让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叶修整个人缩在单人沙发上,眼皮耷拉着看上去有点困。


        黄少天钻起了牛角尖:“什么叫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叶修挪了挪屁股,坐得挺直了些:“那我们来说说你披小号上论坛的事吧。”


        黄少天一愣,表情僵硬,心里也凉得不行。


        “我……”黄少天灰败的脸色映在叶修澄澈的眼仁里,“我错了。”


        叶修摇了摇头:“黄少天,你是错了,但是你不是错在诋毁我。说实话在我看来那不叫诋毁,只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后辈表达不满的方式。”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有人闲着没事也去查了你的IP地址,然后发现发这种帖子的人竟然是黄少天,后果会怎么样?”叶修低声诉说的音量像是在按摩他的耳膜,非常低柔,却让他的心里很酸涩,“虽然你是在电竞圈,而不是娱乐圈,但是也有人会关注你的私生活,也有人会在意你的丑闻,到时候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管你这么做的理由,肯定会有人像你觉得我人品败坏一样去质疑你的品格。”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黄少天忽然打断他,声音里不易察觉的哽咽,“我说了你那么多不好,你不要装得像完全不在意一样,你为什么要这样……”黄少天的声音低下去,“为什么要这样?你在想什么我完全搞不懂。你也没比我大多少,不要老是在我面前端着长辈的架子。你可以骂我,或者踹我几脚,但是不要弄得好像你一点都不在乎一样!”


        叶修看着黄少天激动的俊脸,忽然笑了:“可是事实就是我真的不在乎。”


        黄少天的气焰弱了下来,却还是梗着脖子和叶修对峙:“很多见都没见过你的人也因为我的话这么说你,你为什么还一点都不生气,你简直不可理喻!”


        连见都没见过这家伙的那些人,却用难以想象的恶毒的语言攻击他,这让初始从中尝到甜头的黄少天在后来越来越难以接受,甚至有时候再披上另一个马甲冲上去大发雷霆。


        叶修的笑意却更深了,他的笑中暗含嘲讽和黄少天从未见过的高傲:“我为什么要在乎见都没见过我的人怎么说我?”


        他趁着黄少天无话可说的间隙,又接上之前被打断的话:“如果可以的话,把你之前的那些发言都删除后把帐号注销了比较好。”


        黄少天的心里生出了点无处言说的苦闷,他看着叶修在灯光下泛着牛奶光泽的颈部皮肤:“如果我不呢?”


        “你就那么讨厌我?”叶修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无奈。


        黄少天没有回答,固执地看着他。


        想要通过谈话来解决问题往往非常困难,所以电影戏剧中才喜欢安排天灾人祸来催化感情,软化成见。


        叶修被黄少天的目光盯着,那视线仿佛形成实质性的尖锐敌意,狠狠地戳刺在叶修的身上。


        “黄少天。”叶修叫了他的名字,似乎叹了口气,“每个人都会犯错,并且只要活着就永远会犯错。有些错误可以弥补,但是有些不能。我不是想对你进行说教。”


        叶修顿了一下,“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是我还挺喜欢你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


        “对于你的行为,我并不生气的理由就是因为我并不讨厌你。”叶修看着他,“你讨厌我,没关系,你还那么年轻,如果连讨厌的人都要去包容那对你来说也太沉重了。但是至少不要让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失望。”










        - tbc -










        我还收到一些很有趣的言论,他们的话中都提到了“作为叶粉看到叶修被这么对待很不是滋味”。


        谁不是叶粉?谁忍心看叶修受苦?可是叶修不像你们一样玻璃心而且脆弱异常。


        还有,黑角色的锅不背,踩攻不背。


        我以前不是这种说话方式,这次实在有点忍不住,再说一次,取关拉黑请尽早。

评论
热度(1630)
  1. 雅痞yfafa 转载了此文字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