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诚台】小新娘(现代架空,明台变小梗)(元宵节贺文)

苍小绝:

小绝在此祝大家元宵节快乐!!!(づ ̄3 ̄)づ╭❤~吃吃汤圆~~团团圆圆~~~


 @元宵蒸橙晚会节目组 


因为最近太忙,写的比较赶……只有大概九千多字……比较言简意赅……若是以后有机会收录到本本中的话再补充细节咯~~~~么么哒~~~


============================================


明诚在看到床上那个小肉团子的时候,内心是懵逼的,他的小少爷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奶娃娃,肉嘟嘟地脸颊像是嫩豆腐一般,在温暖的被窝中染上了浅浅的粉色,黑色的发丝软软地趴在额头上,猫儿似的小肉爪子乖巧的放在脑侧,也不知梦到了什么,还时不时砸吧砸吧嘴。


这种感觉,大家就是所谓的被萌化了吧。明诚将脸埋到手中,在心中嚎了一嗓子,他实在不忍心叫醒这个小家伙。


看着明诚带着一种微妙地表情晃回了餐厅,而二楼依旧毫无动静,明楼忍不住抱怨道:“一放假回来就赖床,阿诚你不能总这么宠着他,都给惯坏了。”


“明台在学校里面这么辛苦,放假回来就让他多睡一会又怎么样嘛。”明镜听了可不干了,立刻数落起明楼来。


明诚耸了耸肩,递了个眼给大哥表示明台在这家里地靠山是大姐,说他也没用。不过这暂时都不是重点,他轻咳了一声道:“那个……大姐……明台他变小了……”


“变小?”明镜明楼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就是变成了一个这么大的小宝宝。”明诚用手比划了一下,努力解释道,“大概三四岁的样子。”


这下镜楼姐弟俩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连忙冲上楼去查看明台的情况。


最后,小小的少爷是在大姐变了调的一声“明台”中,悠悠醒了过来。小孩儿用白嫩嫩肉乎乎的小爪子揉了揉眼睛,半睁半眯着还不清醒,他张开嫩藕般的小臂,用糖浆似甜甜黏黏的声音说道:“困困……抱抱……”


明镜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连着被子一块儿将小明台给抱进了怀里。


“大姐姐……”小明台软软地喊了一声,将小小的脑袋搁在姐姐的肩上继续打着瞌睡。


明镜轻轻拍着他的背,小声哼起了歌,她还记得明台刚来明家的那几年,她也是这样把明台抱在怀里,哼着歌儿哄他。后来明台长大了,再也不要她哄了,可她心里却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失落,没想到现在又能有机会这样抱着明台,给他哼歌了。


小明台一双眸子半眯着茫茫然地扫过站在他面前的两个男人,他的小脑袋瓜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等他第三遍扫过明诚的时候,才终于清醒,一下子就抬起了小脑袋,挣扎着要钻出姐姐的怀抱。


“阿诚哥哥……阿诚哥哥……要抱抱……”


明诚赶忙走过来接过在大姐怀中胡乱扭动地小少爷。


一条睡裤和一条内裤从被子里滑了出来,大人尺寸地衣服显然已经不适合这个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的小奶娃娃了。


明台睡觉的时候一般只套睡裤不爱穿睡衣,想来现在被子里的小宝宝应该是赤条条的了。


“明台小时候的衣服我还留了几件,我去找找。”明镜说着就往衣帽间去了。


明台乖乖窝在阿诚哥的怀里,小脑袋在他颈间蹭着发嗲。


明楼见着也觉得十分可爱。三四岁地小明台十分乖巧,哪像后来,越来越调皮,跟个小恶魔似的。他凑过来,握住明台小小的手逗他。


小明台抽了抽手,抽不出来,不高兴地鼓起腮帮子道:“胖大叔……坏坏……”


明楼的嘴角抽了抽:“我是你大哥!”


小少爷歪着脑袋看向明楼,似乎在思索。最后,他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胖大哥!”


明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的小少爷怎么能这么可爱。


果然,只要是明台,就是个披了天使外皮地小恶魔,乖巧可爱都是假象。明楼心中气,却又没法发作,只能恨恨道:“你个臭小子……”


明台看了看大哥,朝他伸出了小胳膊,似乎想要大哥抱抱,明楼心道这小宝贝还算有点良心,可哪知,小明台抱住明楼的脑袋,“啊呜”一口咬上了他的鼻子,留下两排浅浅地牙印和一串儿晶亮的口水。


“哈哈哈哈……”明诚实在忍不住,发出一阵低低沉沉的笑来。


小明台跟着也一起“咯咯”地笑了起来。


明楼看着笑成一团的一大一小,心里觉得苦,报复似的捏住小明台的肉嘟嘟的脸颊,在上面留了个浅浅红印子。


小少爷一边揉着自己的脸,一边瞪着明楼,撇了撇嘴,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声音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明镜从柜子里翻出一套毛茸茸的小熊棉袄,还有同款的小内衣和小毛衣毛裤,袜子和小鞋,都是明台小时候穿的,因为实在太可爱,明镜一直没舍得丢。当她抱着这一身小衣服回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明楼把小明台给弄哭了,顿时就来气了:“明楼!你多大人了啊?!和个小孩子计较?!下手也不知道个轻重!”


“大姐,我……”


“闭嘴!”明镜横了明楼一眼,和阿诚一块儿哄明台。


好一番功夫,小宝宝才终于止住了哭,撇着小嘴枕在阿诚哥的肩头抽噎,透明的鼻涕泡泡炸在明诚的侧颈,湿湿痒痒的。


“我们明台最乖了,姐姐帮你罚大哥好不好?”


小少爷打了个哭嗝,点了点头,脸上是可怜兮兮,要哭不哭的神情。


最后明楼只能僵着身体,尴尬地任由大姐在这个小娃娃的面前抽了他好几下。


 


小孩子不记仇,帮他把哭得惨兮兮的小脸洗干净,又给他换上小熊棉袄,小明台就又高兴了起来,在客厅里跑来跑去,追着自己身后毛茸茸的小熊尾巴绕圈玩。


“明台,过来吃早饭了。”明镜招呼道。


小孩儿一蹦一跳地扑进姐姐怀里,可看到明诚,他就又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唤道:“阿诚哥哥~~”


明诚将小少爷抱到自己的腿上,给他一口一口喂饭。小少爷也乖,勺子过来了,他就张口,两条小短腿一荡一荡的,欢快地玩着阿诚哥的领带。


“明台的小时候地衣服我就给他留了这么一套,先将就着穿吧。正好明天公司就放年假了,咱们一起去给明台多买几套新衣服过年。”明镜道。


其他人都附和地点了点头,还不知道小少爷什么时候会变回来,所以多备着一些总不是坏事。


“那明台今天怎么办?咱们都还要上班。”明诚将最后一口粥塞进小少爷的嘴里,替他擦了擦嘴,担忧地问道。


“上班班!明台也要上班班!”小少爷听懂了大人们的谈话,手脚并用地往明诚的怀里拱,紧紧攀着阿诚哥的脖子不放。


小孩儿就是个小人精,他知道家里谁是拍板的那个。他扭着脑袋看向大姐,一双猫儿眼瞪得溜圆,还泛着水雾,他可怜巴巴的神情让明镜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于是道:“就把明台一起带去公司吧,正好晚上年会带着我们小宝贝一起去玩。”


小少爷欢呼一声,从阿诚哥的腿上跳下来,跑到姐姐身边,嘟着嘴要给姐姐亲亲。家里最会讨人欢心地就数他了。


 


当小团子一般的明家小少爷出现在公司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都炸了锅。裹着小熊棉袄的小少爷也不怕生,谁逗他他都笑,嘴巴还特别甜,奶声奶气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一出口,任谁都忍不住想在他红扑扑额小脸蛋上亲一口。


梁仲春拄着拐杖走过来,他的儿子比小明台大不了多少,因而见了小少爷也是喜欢。他用舌头抵着牙齿,发出“咯咯”两声逗他道:“小朋友,你是谁呀?”


小明台搂着阿诚哥的脖子,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发出好大一声口水音。小少爷得意地抬着下巴,像是宣布主权似的道:“我是阿诚哥哥的男朋友!”


众人听了,发出一阵哄笑。


明台见了可不依,特别着急地强调:“我说的是真的!明台是阿诚哥哥的男朋友!阿诚哥哥也是明台的男朋友!阿诚哥哥你说对不对?!”


明诚被小少爷萌得心都快化了,什么都依他,于是点了点小少爷的小鼻子笑道:“是,小少爷的说的对,我们明台是阿诚哥哥的男朋友。”


小少爷听了可高兴,立刻又在明诚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还留下一滩晶亮的口水。


童言无忌,旁人都将明诚的肯定当做他哄孩子的话,但只有明诚自己心里清楚,他和他家那个二十出头,光鲜亮丽的小少爷确实有着不为人知的恋情。


汪曼春站在一旁看着众人拿手机给小少爷拍个不停,翻了个白眼嘟囔了一句:“瞧你们那点出息。”


可一转脸,她就豪迈地掏出了两张红色的毛爷爷给了秘书朱徽因道:“你去对面超市多买点零食回来,旺旺大礼包什么的可以多拎几袋子,小孩子好像都喜欢这个……”


朱徽因抽了抽嘴角心道,你还不是一样。


小秘书的动作很快,没过一会就拎了许多零食上来。


小少爷欢呼一声,扑向了大大的袋子。


汪曼春替小团子拆开一包旺仔小馒头,一颗一颗地逗他,小少爷抱着汪曼春的胳膊甜甜地喊着“阿姨”。


被喊作阿姨地汪曼春心中十分抑郁:“为什么你喊她们姐姐,喊我阿姨?”


明台咽下口里的小馒头,一边扒拉着大礼包里面其他的零食,一边说:“因为你是胖大叔的女朋友。”


汪曼春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明台口中的“胖大叔”指的是明楼。包括汪曼春在内办公室里的一干人等看着明楼铁青的脸色,都是想笑不敢笑,忍得相当辛苦。


小少爷可没大人们那么多心思,他人小,几乎要埋进大礼包的袋子里去了。而小少爷翻找的,是旺旺大礼包里面附送的贴纸。


一个大的旺仔贴纸周围围了一圈小的旺仔贴纸,明台拿着三张贴纸,迈着小短腿在办公室里欢腾地跑了一圈,在每个人的胸口都贴上了一只小旺仔,末了还甜甜地附上一句“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大家哪里还有工作的心思,都忍不住逗着小明台,母爱泛滥的女同胞们在小少爷白嫩嫩的脸上留下了好几个口红印子。


明台笑眯眯地抱着最后三只大旺仔,献宝似的跑到哥哥姐姐们跟前,贴在哥哥姐姐们的胸口。


“姐姐新年快乐!姐姐要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年轻!”小少爷说着踮起脚,在大姐的脸上亲了一口。


接着他又在大哥的胸口也贴了一张,并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响亮地亲吻道:“大哥新年快乐!要给明台一个大红包哦!”


看着这样的小明台,明楼哪里还能生得起气来,迭声答应今年一定给明台一个最大的红包。


最后,明台跑到了阿诚哥的面前,他特地将那只抱着爱心的大旺仔留给了阿诚哥哥,他抬起小脑袋,眼神亮晶晶地看着阿诚哥道:“阿诚哥哥新年快乐!阿诚哥哥要一直喜欢明台哦!明台也会一直一直喜欢阿诚哥哥的!”


明诚抱起小少爷,亲了亲他软软地小脸蛋,温柔道:“嗯!阿诚哥哥会一直一直喜欢我们明台的,永远都不会变。”


 


晚上公司年会,员工们唱唱跳跳表演着各种节目,小少爷窝在阿诚哥的怀里一直“咯咯”笑。待到吃饱喝足,明台从阿诚哥的怀里跳了下来,一点也不羞怯地跑上台去和主持人说要唱歌。


主持人欣然同意,问他想唱什么歌。


小家伙也不唱儿歌,装模作样地要唱《老鼠爱大米》。


他人小,两只手合抱才能拿稳话筒,他奶奶的声音逗乐了底下所有人,可小少爷却唱得起劲。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唱到兴起,明台还得意地扭起了小屁股。


间奏的时候,他吧嗒吧嗒地跑下台,拉着明诚的衣袖就往台上拉。


“我要和阿诚哥哥一起唱!”小少爷一边拽着阿诚哥哥,一边把话筒往阿诚哥哥的方向递。


在众人的视线下,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可他也不忍心拂了小少爷的意,让家里这个宝贝失望,于是他接过话筒,将小少爷抱进臂弯中,带着他一起上了台。


阿诚低沉地声线渗进小奶娃娃尖尖细细的嗓音,竟意外得和谐。


一曲末了,小少爷“吧唧”一口,给了明诚一个湿漉漉的吻。在众人的掌声中,小少爷兴奋地挥舞着小胳膊,还送了几好几个飞吻,乐得台下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笑声。


回家的时候,疯玩了一天的明台趴在阿诚哥哥的肩头半眯着眼睛打瞌睡,嘴里还哼着《老鼠爱大米》的调子。


“阿诚哥哥是明台的大米,明台要爱阿诚哥哥一辈子……”小少爷软软糯糯的声音像是稠得化不开的糖浆,甜进了明诚的心坎里。


 


第二天一早,觉得喘不上气来的明诚一睁眼,就看到小少爷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正趴在自己的身上。


前一天晚上明台哭闹着一定要和阿诚哥哥睡一块,还别说,原本一直闹腾着的小少爷往明诚的怀里面一钻,没过两分钟就睡得香甜。明诚护着小少爷,看着他安静乖巧的睡颜,忍不住就去点了点他嘟起的小嘴,小少爷无意识地砸吧砸吧了嘴,抱住了明诚的胳膊,像是含着奶嘴似的咗起明诚的手指头。明诚忍不住笑了起来,亲了亲小少爷的额头,也闭上了眼睛。


“起床床!”小少爷见阿诚哥哥睁开了眼睛,欢呼一声对明诚道,“姐姐说,今天逛街街!”


“好,我们起床去逛街。”明诚揉了揉明台脑袋上四处支楞着的小短毛,替他穿衣、刷牙、洗脸。


吃过早饭,一行人开车往市中心的方向驶去,路过一片民国时期的老房子,正好遇着一对情侣在拍婚纱照,明台贴在车窗上眼神亮晶晶地瞅着身穿洁白婚纱的姑娘依偎在西装革履的男人怀中,两人脸上皆是幸福的神色。


等到了商场,明台从阿诚哥哥地怀中蹦跶下来,撒丫子欢腾地在商场里跑来跑去,明诚怕他跑丢,一直紧紧跟着,半天下来,比运动了一场还要累。


大姐领着明台去了童装区,给他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置办了不少新衣服。小少爷本来就长得漂亮讨喜,衣服鞋子试下来竟是件件合适,让明镜忍不住买了许多。


“我要这个!”小少爷指着一件白色的小纱裙对姐姐道。


“明台,这个是女孩子穿的,我们明台是男孩子。”明镜蹲下来与明台平视,试图向他解释男生与女生的不同。


“不!我就要嘛!”小少爷撇了撇嘴,拉住姐姐的衣袖,漂亮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最后还是一向对小少爷采取喜欢就买买买政策的大哥大手一挥,给明台买下了小纱裙。


小少爷急不可耐地换上小纱裙扑进明诚的怀里问道:“阿诚哥哥!我漂亮嘛!”


“我们小少爷最漂亮了!”明诚将小少爷抱进怀中,亲了亲他的脸蛋道。


因为是冬天,所以白色的纱裙子外面还配了一件白色绒坎肩,上面坠了星星点点的水钻和一只蝴蝶结。


“那阿诚哥哥娶我好不好?我们也拍婚纱照!”


明诚微微一怔,有些不确定地看向大哥大姐。


可明镜和明楼似乎都将这看做小少爷的童言无忌。明镜甚至还给明台配了白色的小皮鞋和带着双马尾的发夹,彻彻底底把明台打扮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买完东西,一家人便去了公园,冬日难得的好天气,风不大,阳光也暖暖地照在身上。明台一身纯白的衣裙,水钻在日光下反射出炫目的光彩,他笑得眉眼弯弯,像极了坠入凡间的小小精灵。


明楼一个电话叫来了公司的御用摄影师郭骑云。小小的少爷拉着阿诚哥哥拍了许多的照片,赖在明诚的怀中就是不肯离开分毫。


等和阿诚哥哥拍尽兴了,他就又招呼着大哥大姐一起拍。


平日里一家四口都是各自忙着工作,小少爷更是跑去了法国留学,一年里也难得见到几回,上一次拍这样的全家福已经是多年前。变小的明台像是一个纽带将明家的心再一次紧紧拴在了一起。


小小的镜头之中定格的是一家人灿烂的笑容,比冬日的暖阳还要舒心美好,在家人地面前,他们可以抛却所有的面具。明镜只是个爱护着弟弟的好姐姐,明楼只是个恨不得将所有最好的东西给给弟弟的哥哥,而明诚更是温柔地将小少爷捧在掌心好似要将自己整颗心都献给小少爷。


 


年三十的上午,大姐在厨房里面忙碌,阿诚被支出去超市买东西,明楼则在客厅里写春联,小少爷就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小保姆阿香已经放假回老家了,明家的除夕向来是一家四口一起过,年夜饭和春联也都是一家人亲自准备。


明镜说,这才叫团圆年。


明楼落下最后一笔,满意地看着自己写好的春联,就等着晾干贴到大门上。


这时,明镜在厨房里高喊了一声让明楼去帮忙,于是他叮嘱明台乖乖的,别捣乱。可等明楼回来,就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春联上不知何时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图案,小少爷脸上手上身上都沾了墨汁,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杰作。


“嘿!你个小兔崽子!”明楼气结,追着他作势就要打。


明台觉得大哥是在和他闹着玩,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满屋子乱窜,一时间闹得厅里鸡飞狗跳。


正好明诚买了东西回来,他刚踏进家门,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看到一个小东西窜了过来,躲进了他的长大衣里面。


“明台?”阿诚手里拎了东西,只能任由小少爷抱住自己的大腿不撒手。


他无奈得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拍了拍大衣上的小鼓包,道:“你怎么又惹大哥生气啦?”


明台闷在阿诚哥的大衣里面也不说话,现实找到了靠山似的,有恃无恐地躲在里面。


明楼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耐地挥了挥手让明诚赶紧把这个小祖宗抱走,眼不见为净。


于是,明诚领了小少爷去厨房,帮着大姐一起包饺子。


在阿诚哥哥和大姐的身边,明台明显乖了许多,他扒着桌子,一双大眼睛随着哥哥姐姐们的动作滴溜溜地转。


“明台也想包包!”小少爷祈求道。


明诚取了面皮和馅,他的大手将明台小小的手拢在中间,手把手地教他包饺子,虽然最后的成品卖相有些糟糕,但小少爷依旧玩得非常开心。


“姐姐,那个是干什么的呀?”明台看着大姐将三样物件分别放进了饺子中,好奇地问道。


明诚替他擦去鼻尖沾着一抹白白的面粉,解释道:“饺子里面放麸子代表幸福,放铜钱代表财运,放糖则代表甜蜜。今晚明台多吃几个饺子,看看能不能做个幸运宝宝好不好?”


“好!”小少爷重重的点了点头,期待着自己能够吃到放了幸运物的饺子。


一整顿年夜饭明台心心念念的都是饺子,他不停地问阿诚哥哥什么时候才可以吃饺子。当热气腾腾的饺子被端上桌子,小少爷欢呼一声就要用手去抓,明诚怕他烫,赶紧将人拢在怀中,替他夹了好几只在碗里晾着。


明台也不吃,拿他的小少爷捣开碗里的每一只饺子查看,还真给他在一只饺子里发现了糖。


“我们明台呀,来年一定会甜甜蜜蜜的。”大姐笑道。


看着大哥大姐陆续吃到了铜钱和麸子,而阿诚哥哥什么都没有,小少爷撇了撇嘴,将糖递到明诚的嘴边道:“明台想和阿诚哥哥一起甜甜蜜蜜的。”


“好。”明诚接过糖,却将它塞回了小少爷的嘴里,“小少爷吃了糖,就会和阿诚哥哥一起甜甜蜜蜜。”


“拉钩钩。”明台含着糖,含糊不清地说道。


明诚勾住小少爷小小的手指,两人的拇指盖上了一个许诺的印记。


明台快活地搂住阿诚哥哥的脖子,一大一小两人的鼻尖贴在一起蹭了蹭,小少爷嘟起小嘴在阿诚哥哥地嘴上响亮的亲了一下,明诚觉得,小少爷湿湿软软的小嘴唇比这世上最甜蜜的糖果还要甜。


吃过年夜饭,小少爷也不消停,拖着哥哥姐姐们去院子里放烟花。绚烂的烟花绽放在明家别墅的上空,像是给整幢房子都刷上了五颜六色的墙漆。


明台仰着脑袋,他黑色的瞳仁里也好似映上了万千花火。


各式各样的烟花炮竹明家备了不少,小少爷拿着火花棒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就连三个大人都被明台感染,沾染上了些许孩子气,一起疯玩笑闹,一家人欢笑的声音也好似一朵烟花,划破藏蓝色天鹅绒一般的夜空,绽开缤纷的色彩。


 


因为早几天就说好要在元宵节的晚上带明台看花灯,小少爷兴奋了好几天,正月十五一早他就爬起床,趴在钟前巴望着时间可以走快一点,再快一点。


小少爷喜欢甜食,汤圆他最爱的是芝麻馅,香甜的芝麻配上清香软糯的糯米,让小少爷一口气吃了好几个。明台吃得很认真,当他终于从碗中抬起头来,之间他的小嘴周围都沾了一圈芝麻,像只小花猫,明诚看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明台不知道为什么阿诚哥哥突然就笑了,但也跟着傻笑了起来,将明诚逗得越发乐了。


晚上明诚抱着小少爷出门的时候,晚风正凉,明诚怕小少爷冻着,他便干脆将小奶娃娃整个裹进自己的大衣里面。


城隍庙里搭起了一溜排卖花灯地摊位,庙宇路边都挂上了大红的灯笼,若不是熙熙攘攘穿着现代服饰地男女老少,倒真好似回到了古时候一般。


除了经典的式样,现如今的花灯是做得越来越别致了,小少爷看着每一个都喜欢,逛了一般下来,他怀中已经抱了好几只精致的花灯。


说来时间也巧,两人正赶上花灯游行,巨大的花灯勾勒出不同的故事,和着喜庆的音乐在涌动的人潮中缓缓移进。


湮没在快节奏的现代化生活中的人们,只有在这个时候,似乎才能寻回一些旧时的影子,在热热闹闹地节日氛围之中,也似乎才能忆起被抛却在脑后的传统文化。
明台将小脑袋搁在阿诚哥哥的肩上道:“和阿诚哥哥在一起,明台最快乐了。”


“我也是……”明诚亲了亲小少爷柔软的发丝回应道。


多希望时间能够停驻,他可以一直将他的小少爷抱在怀中,只怕昙花一现,灰姑娘也终究要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离开王子的怀抱,留下一只遗落的水晶鞋。


 


明诚眨了眨眼睛,床头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是凌晨12点,日期还停在年假前的最后一天。


原来这只是一个梦啊……




长微博链接:元宵节小福利→这里

评论
热度(342)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