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楼台】破晓

狂且:

终于……文笔再烂也得干完……这个点估计没有人,嗯,早起的鸟儿有糖吃。不知道为什么,写出来总有些诡异的感觉。标题废,好了不嫌弃那么下面正文


——————————————————————————————


“明先生,有您的电话说是找你……”



“等一下,把那份文件拿过来,我需要处理一下。”



“好的,请稍等……”



年关将至自然整个局里都会比平常忙碌些,明楼所在的职位虽说不是太高的官职,但需处理的东西仍是很多。况且现在他正在适应现在所在的环境,为了以后的行动可以顺利进行,那么在他自己身上便不能出任何岔子。



这一年后便就要回到上海,怎么敢懈怠,必须时刻绷紧了神经抓住现在可利用的一切。除了经验,时间便是他现在最缺的东西,既然时间紧缺那么就不能浪费任何可用的时间。



旁边的助理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先生,已经凌晨了。”



正在浏览着一大堆文件的明楼听到助理的话后愣了愣,直起腰看了看窗外的黑夜。



“今天工作了多久?”



“15个小时,先生。”




仿佛得到释放一般,明楼呼了口气狠狠的靠在了椅子上。


“先生。”



明楼摘下眼镜揉了揉早已疲惫不堪的双眼闭目养神“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是不是说有我的电话?”



“是的,刚才有自称是您家属的人说让您赶快回去一趟,听说是您的弟弟出事了。”



整理着桌上一堆混乱资料的助理停了下来看着明楼,本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的明楼一听助理的话便如同被扎了一般迅速直起了腰。



“距离那通电话已经过去了多久?”



“再等会儿就是整整两小时。”



“我得回去一趟,这里交给你了”明楼沉着脸抓起搭在椅子上的外衣便向外走去。



“先生,车在外面,司机等着你。”助理朝着明楼笑了笑,明楼的弟弟已经12岁了,但是他的弟弟却异常调皮,经常闹些乱子需要明楼回去处理。自明楼到这里就职后他那个弟弟今年就让明楼回去了四五次,加上这次,六次。



助理也见过那个聪明可爱的小家伙,三四年前明楼到这里来时他也跟来了,在明楼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跟到了总局门口。弱弱的看着房内他不认识的人许久才问了句“请问我大哥……明楼在这里吗?”



明楼来领那个小家伙时小家伙高兴的不得了,直接扑在明楼怀里都不下来,明楼当时脸色沉着,硬是对着那个小家伙发了火。一脸的严厉。



“为什么跟过来?”



“大哥,我想你了,大姐说你这么一走就要五个月后才回来……”



当时局里的人看着小家伙一脸的可怜再加上他粘了许多灰尘的衣服以及软糯的话语都心软了半截,明楼也不例外,但这种情绪还是完美的被他压在了心底。



“那你怎么过来的?”



“你的车走了……我就上了后面那个货车……大哥……我饿了。”



明楼看着明台粘了泥土的衣服和花脏的小脸眉头锁的越来越紧,天知道这半天的路程明台是怎么在货车上过来的,路途颠簸,车厢拥挤,又没有食物和水。明楼忽然觉得明台瘦了一圈,也不好再沉着脸,伸出手给人擦了擦脸上在车厢里糊上的灰尘。




“这么不懂事……万一出事了怎么办?看我不让大姐收拾你!”



明台看着明楼甜甜的一笑,露出了一颗还没换掉的虎牙,眼睛弯成一条细缝儿。显然没有把明楼说的要收拾他的话放在心上。



明台很可爱,换谁都会宠爱这么个弟弟,助理看着明楼消失在黑夜中的背影无奈的笑笑,估计明楼这一辈子就栽在那个小家伙手里了,哦,那个小家伙叫明台,他们一家还有个大姐,叫明镜。



有首诗里有句“近水楼台先得月”,禅语里有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看来这一家子都是绕着明台在转,应该是明镜明楼都栽在了明台手里。助理放好已经整理的资料,顺便擦了擦明楼办公桌上那张明楼抱着幼小的明台明镜站在他们旁边笑的温柔的明镜的照片。



“这一家,真羡慕”助理想。




明楼坐在车内后座右眼皮跳个不停,明明是最该犯困的时候明楼却毫无睡意,仿佛心上压了块百斤重的石板,怎么也透不过气。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上没有任何东西,汽车跑起来倒也自在,汽车的速度在明楼的一再催促下迅速飙升,凌冽的夜风刮得车窗呼呼作响。
但这样的速度明楼却还是觉得慢,明楼觉得好像有什么在催促着他,很着急,不能慢下一刻。



“能不能再快点儿?”明楼锁紧了眉头,恨不得下一刻就回到家。



“这是最快的速度了,少爷……”



明楼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觉得一定是明台出事了,应该是受伤了,不然大姐也不会直接派明家的车来接他。明楼吐出一口浊气。



“明台怎么了?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儿找我?”



“小少爷在广场上看烟花时被走了火的鞭炮炸伤了眼……”在前面开车的人被明楼这么一问有些不自在,不安的扭动了下身子。



“伤了眼?!那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明楼听到这话直接趴在了前座椅子上揪住了司机的衣领。完全没有了明家大少爷的任何做派。



“少爷……电话原先您没接,我刚把车开到门外然后你就出来了……”



明楼放下司机的衣领草草说了声抱歉便又重重靠在椅子上,他想起了明台那双清澈的眼,一笑就弯成月牙儿的眼,委屈时带上了些泪水的眼 。



明楼刚下车便拔起腿向明台的房间跑,明镜正靠在床头,眼里已布了些血丝。明楼放慢步调走上前给明镜披了件衣服。



“大姐,去睡吧,我回来了”



明镜瞪了明楼一眼后便站起来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外衣,心疼的看了眼呼吸均匀的明台,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房间。明镜刚出门脸上便漾起浓浓的笑意,只是明楼未曾看见。



明楼看着明台眼睛上缠着的白色纱布觉得有些扎眼,因为那白色白的惨淡了些。本来就小的脸上再绕上那么一圈厚重的纱布,一张脸都快盖没了。明楼坐在床沿上给明台掖了掖被子,明台的手却从被子里伸出来抓住了明楼的手,脸上也露出甜甜的笑意。



“大哥?你回来啦?”



明楼愣了愣,反应过来后便和衣睡进了被窝把明台搂在怀里。



“嗯,回来了,一直没有睡吧?”



明台往明楼怀里缩了缩“嗯,眼睛疼,睡不着……”



“那为什么不给大姐说?”



“说了大姐会担心心疼……和大哥睡就好啦!眼睛不疼了!”



明楼看着明台一直上扬的唇角不由得跟着笑了笑,明楼仰躺着,明台索性就整个人趴在明楼身上 。明台把耳朵贴在明楼的胸口上,听着明楼的心跳渐渐入眠,明楼双手环着明台看了看被灯光印的泛着暖黄色的天花板,下巴抵着明台毛茸茸的脑袋渐渐也闭上了眼,没多久也就没了声响。



“大哥……?”明台小声喊了喊,在确认明楼已经睡着后明台爬起来拆掉了眼睛上厚厚的纱布盯着看明楼,明台眼睛亮晶晶的,还是和以往一般清澈,像初生小鹿般的眼睛一尘不染,哪有丝毫受伤的样子?



明台伸出手关掉了床边的灯,仰起头亲了亲明楼的嘴唇,软软的甜甜的,糖果一般。



“大哥,欢迎回家。”明台趴在明楼胸膛上笑得正甜。闭眼后缓缓坠入梦乡。



黑夜中明楼睁开了眼,无奈的笑笑,这样的伎俩不管用多少次他都会上当,估计下一次他还是会上当,没办法,谁叫他注定栽在这里了呢?



“嗯,回来了。”笑意愈浓。



明楼歪过头看了看窗外,天已泛起了鱼肚白。



END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94)
  1. Taki✨折柳伐槐 转载了此文字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