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all叶】跟踪者18

夜雨声烦_阿泠:

又是隔了很久的更新,看到一直追这文的小天使刷有生之年我真的挺不好意思的【(*/ω\*)




先说一下,乐乐只是出来打个酱油的,乐叶线大概可能应该打不出Happy ending的【_(:з)∠)_




……………………………………………………………………………

57.

张佳乐的车停在叶修家小区的外面,是辆极其普通的黑色帕萨特。以前张佳乐的座驾是辆明黄色的保时捷panamera,跟他性格一样的骚包张扬。




“原来那辆呢?”叶修坐进副驾驶,寄上了安全带。




“拜你所赐,早就被你们所谓的正义之士拿去拍卖了。”张佳乐一拧钥匙,发动机启动了,“不过我跑去买了我车的人那里打了两枪,他就主动还给我了。”




“至于吗?你这人就是麻烦。”叶修啧了一声,“你要把那车开出去不分分钟被抓吗?还不如重新买辆新的呢。”




“我不像你,我念旧。”张佳乐这么说道。




叶修听出了他话中有话,罕见地没有回嘴。面对张佳乐,他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或许是愧疚,或许是同情。




张佳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又把两人之间结痂的伤口又撕开了,可是他就是管不住这张嘴。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脾气越来越差了。




他试图挽回一下刚刚说的话,“我就喜欢我那车,放在车库里看着我也开心。”




叶修没有接他的话,沉默了一小会之后才问道:“这些日子,你都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和以前差不多,只是现在我不露面罢了。”




“我以为你会离开B市的。”




“我生在这、长在这,兄弟还在这。最爱的人和最恨的人也在这,我怎么可能会离开?”外边暗橙色的路灯光时明时暗有规律地闪现着,张佳乐的侧脸在有些昏暗的车厢中显得既沧桑又忧郁。




“张佳乐收一收你的文艺腔,一个混黑道的就不要看郭敬明张嘉佳了,好好说话。”叶修一直就很受不了张佳乐假装文艺青年的样子。




“不行啊?我还看王不留行王杰希呢!”张佳乐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那本《胜者为王》是真人真事?难怪当初看着既视感那么强烈……”




“怎么可能?难道说现在B市的黑道王者是个地下医生?”叶修一脸嘲讽地吐槽张佳乐的脑洞,顺便在心里把脑洞更大的王杰希抽了一遍。




“那你为什么还住他家?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听你这话,你好像对我挺了解的嘛,一直暗地里在调查我?”




张佳乐没接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就这么沉淀了下去,知道来到目的地。




张佳乐把车停在路边,“一会进去后,你知道该说什么。”




“当然,这不正是我擅长的吗?”叶修看着缭乱酒吧不再霓虹闪烁的招牌,眼神又暗了几分。




张佳乐和叶修下了车,从边上一条小巷绕到了缭乱后门的位置。这家酒吧在孙哲平入狱后早已易主,但新主人却一直没有露面。时至今日,警方对这块地都还有顾忌。




张佳乐走到锈迹斑斑的铁门前,不轻不重地敲着门,三短二长二短,是开门的暗号。




厚重的防盗门从里面被打开,张佳乐带着叶修走了进去。穿过一段狭窄的走道,叶修终于又看到了那熟悉的布局。少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和炫目刺眼的灯光,这地方显现出一片诡异的平静。




比这氛围更诡谲的是一众百花成员的目光。他们围坐在吧台外侧和最近的卡座上,眼神全部聚焦在走近的张佳乐和叶修身上。这些人中一半是叶修认识的,比如于锋邹远张伟等人,其他的大概是新加入的新人。




“大家好啊。”叶修很从容地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重点从之前关系不错的几个人身上略过,“好久不见。”




张佳乐自顾自走进吧台,拿出几个玻璃杯和几瓶洋酒开始调酒,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爱好。




很明显,吧台边上空着的那把高脚椅是留给叶修的。他自然地走过去,落座,等着其他人发招。

 




58.

“叶哥,是挺久不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说话的是百花的新首领于锋,“有没有因为以前的事担心得睡不着觉?”




“以前的事?这得看你具体指什么了。如果说是张佳乐非逼着人喝他调的酒还不能说难喝的话,我确实是有点怕。”叶修微微一笑。




张佳乐手下的动作顿了顿,这人还真是和以前一样,不管什么情况逮着机会就要嘲讽自己一下。




“叶哥,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于锋的眼神瞬间犀利了不少,“你到底是不是警察?你有没有背叛过我们?”




“不是。没有。”叶修淡定地回答了这两个问题。




“那最近道上传出来的消息是怎么回事?”一个叶修并不认识的青年说道,“无风不起浪,请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跟大家说清楚的。”叶修稍微挺了挺背坐正了些,“想必大家都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了,我手底下管着一家公司,前些日子解雇了一个手脚不太干净的手下,然后就被恨上了。”




“他花了几个月调查我想挖出点料坑点钱,我也没想到居然被他查到了以前的事情。然后他来敲诈我,我没同意。他为了报复就捏造了消息发网上去了,目的就是让别人找我寻仇,好借刀杀人。。”




“但是这事情也太巧了点吧?随便瞎编出来的东西能把所有事情串联得这么合情合理?”于锋问道。




“都说了这是精心策划的报复行动,他发的消息当然不是随便瞎编的。”叶修最擅长的就是抓字眼,“刘皓、就是我那个手下,为了这件事策划了两个月,他为了调查我还特地跑去了唐昊的公司卧底呢。”




“唐昊?呼啸那个唐昊?”有人惊呼。




“对啊,就是他,他跟我一样,以前也是离家出走跑来道上混的。他是唐家二爷的独子,也就是那个唐书森的侄子。”叶修回答道,“几个月前我偶然和他碰到了,然后聊起了以前的事,大概就是那时候被我那个手下发现了我以前混过黑道的事情。”




“这么说,唐昊是站在你这边的?呼啸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当然,唐昊现在跟我还算朋友,出了这事后他还说帮我去澄清。不相信的话你可以现在去问问以前呼啸的人,他应该已经打过招呼了。”有时候,从侧面解释比正面一昧否定有效果得多。




“这年头是怎么了?怎么这些富二代一个两个都跑来跟我们混?有钱人的生活很水深火热吗?”有人这么吐槽道。




“确实没你们想象地那么自在,我当初就是因为受不了家里的压力才跑路的。呼啸出事的时候我逃得及时,但后来百花的事我被抓了,然后就被家里人秘密带了回去。”叶修露出一个苦笑,“我爸想了很多办法才把我的事压下去,三令五申绝对不能被发现以免丢了家族的脸面。现在这会儿估计正派人四处找我,回去就是一顿抽。”




“那你改名字也是为了掩盖以前的事?”




“其实我以前就叫叶修,我有个双胞胎弟弟叫叶秋。我是偷了我弟准备的行李离家出走的,所以后来用的一直是他的身份证。”




“卧槽,你们家到底是有多可怕啊?兄弟两个都要离家出走?!”




“你们能想象每天除了上学还要上两三个补习班周末五六个兴趣班每天要练钢琴小提琴跆拳道然后被逼着吃苦瓜胡萝卜秋葵的日子吗?”叶修一脸沉痛地说道,“更可怕的是,他们练游戏都不让我玩。”




“……”众人迷之沉默。




张佳乐有些突兀地插进话来,“我早就跟你们说了,你们还不信……如果叶修真是卧底,你们觉得他还能好端端站在这?你们知道的,背叛我的人、背叛我们百花的人,我绝对不会手软的。”其实他今天把人带到这来,就等于表明了他的态度,他是站在叶修那一边的。




于锋咳了两声,“看来的确是我们误会了。叶哥,麻烦你这么来一趟了。对了,那个阴你的人是叫刘皓吧,哥几个明儿就去好好教训教训他。”




“不用不用,那种小角色哪里需要于哥出手。”叶修摆摆手道,“况且我来之前就已经让人教过他做人的道理了。”




“既然事情说明白了,大家就来喝一杯吧。”张佳乐把他刚调好的几杯酒摆上吧台,“谁要喝自己拿。”手上动作没停,看来是准备给每个人调一杯。




叶修拿到手的一杯与其他人的还不太一样,幽蓝的酒液在黄色吊灯下晃出一片澄澈的水光。他把高脚杯端到面前,浓烈的酒精味扑鼻而来。




他看了张佳乐一眼,后者回以一个挑衅的眼神。果然,他是故意的。




张佳乐举起杯,“来,让我们为久别重逢干一杯!”




众人纷纷举杯。




“喝过这杯酒,不管你是叫叶秋还是叶修,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虽然挺想抱个大腿的,但咱们毕竟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张佳乐微笑着看向叶修,“兄弟,以后小心点,别再被人坑了。如果需要暴力解决的问题,记得找我们。”




叶修跟所有人碰了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59.

辛辣的液体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从喉咙口一路割到肠胃。叶修从没喝过这么高酒精度的酒,这简直就是一场酷刑。




行刑人从吧台里走出来,挽住叶修的肩,“挺晚了,我把他送回去,你们难得聚一聚继续玩吧。”




张佳乐带着叶修离开了酒吧,两人走到车边时叶修已经有点稳不住了。




“这是你第一次喝我调的酒。”张佳乐趴在车顶盖上,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一脸痛苦的叶修。




“也是最后一次了。”叶修拉开副驾驶的门,艰难地把自己塞了进去。




张佳乐也立刻坐进了车里。




“不会的,以后我天天灌你喝。我说过的,我帮你搞定这件事,然后你就跟我走。”




“走?去哪里?”叶修的眼神晦暗不明,“你觉得你能放下百花、我能放下我的家人我的事业吗?”




“为什么不行?我已经把首领的位置送给了别人,而你对你现在的工作并没有太大兴趣,你一个月才回一次家。你真正放在心上的人,也不过就是苏沐橙一个吧?”




“看来你对我还真是关心啊。”叶修轻笑了一声,“但是你对我的了解还太少。”




“我现在…有很多在意的人,不止沐橙一个。我爸妈、我弟弟、我同事,我以前的朋友,还有些新认识的朋友……”




“你所爱的人和爱着你的人都被你温柔以待,那你有没有偶尔想起过那些被你辜负了的人?”张佳乐自嘲地笑了笑,“比如说我?”




叶修无言以对。




“我再问一遍,你跟不跟我走?”




“抱歉。”叶修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底一片决绝,“原谅我,我真的不会答应你的。”




张佳乐沉默了许久许久,才有些艰涩地开口:“原谅?我还有什么不能原谅呢?我都原谅你把大孙送进监狱、原谅你害那么多兄弟葬身火海了,我还有什么不能原谅你!”




“算了,我本来就没有抱有太大希望。”最终他苦笑了一声,“虽然强制带你走我也能做到,可是,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那杯酒的后劲又上来了,叶修头痛的要死,“张佳乐,我们没有可能的。”




“我知道。”张佳乐轻轻地说道,“这种事情,我早八百年前就知道了……”




他发动车子,两人一路无话。




张佳乐把叶修送回了王杰希家楼下。停稳后叶修解开安全带,刚想下车却被猛然俯过身来的张佳乐按回了座位上。他飞快地探过头在叶修的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叶修愣愣地没有反抗,他的头脑更加混沌了。




“还能走路吗,要送你上去吗?”张佳乐问。




“不需要,你以为我这么没用吗?”叶修撇过头。




“那么……再见了,叶修。”




“再见,张佳乐。”




叶修下了车,看着张佳乐朝他挥挥手,然后目送这辆帕萨特驶离他的视线。




这一次的再见,大概是再也不见了。




他抹了一把脸,两颊有点烫,都怪张佳乐的那杯酒。




嘴里辣辣的,胃里辣辣的,眼睛也辣辣的。




都说了他调的酒很难喝了嘛,看吧,难喝得他都有点想哭了。




……………………………………………………………………………




好吧,乐叶线就这么BE了_(:з)∠)_




心疼乐乐_(:з)∠)_




也心疼填不满坑的自己_(:з)∠)_



评论
热度(504)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