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喻叶】你是我等不到的人(下)

ON:

·喻叶


·高中同学paro


·爆了点字数……




——Nothing ever happened






05




后来喻文州的成绩又慢慢往上爬了起来,最后稳定到了十名以内,成为实验班里走位比较奇特的一个学生。这时候的喻文州自然已经走出低迷期,但是回望那段时间,喻文州发现了叶修一个很细微的特点,


——除了叶修,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他的低迷。喻文州本身就能很好地对自己进行控制,这在一般人来说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情,但他能做到,所以他不是没有情绪,而是能很好地隐藏那些情绪。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叶修还是发现了,而且还拐弯抹角地来安慰了他一下。




想到那个拐弯抹角的安慰喻文州就要止不住地微笑起来,那实在是有点蹩脚,但又让人印象非常非常深刻。那段时间喻文州开始更多地注视叶修,这理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想多看着他,而这样的托辞也一直没有被喻文州划入考虑范围。




而当他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故事的情节已经跑得太远了。




高二下的期末考试之后有补课,一直要补到七月中旬,补课之后班里难得的组织了一次吃饭,大家一起出去搓了一顿,KTV是没有去了,但在吃完饭之后玩了几轮狼人游戏。




一群学霸玩狼人游戏,这个场面是很可怕的。但是要论不动声色,用膝盖想想也知道,一定是喻文州了,一直就笑眯眯的,看着很无害的样子,实际上呢,心里小算盘打得哗啦哗啦的响。这几轮里面喻文州也不知道牌运是好是坏,抽了好几次丘比特,既然有爱神指定一对情侣的权利,他自然是指定了班里本身就有点小绯闻的两对来当情侣,权当满足一下大家那点看戏的小心思。再到后来的时候,他开始抽到一些其他不同的牌,但是被鬼使神差地点了和叶修做情侣。




这组合说着奇怪,也不奇怪,要是持着看戏的态度,想看好戏的话,点一些看上去很有玩头的组合是一定很有意思的。不知道是谁的想法,导致喻文州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对面的叶修对他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看到叶修眼角因为笑容稍微弯曲起来一点,喻文州先是一怔,想,谁点了我们两个,继而又想,我们要赢了。




喻文州是狼,叶修是好人。




人狼恋有意思得很。




06




人狼恋算是最难玩的,也该是最容易被发现是情侣的。




但是叶修和喻文州跟其他人基本不是在同一个境界上,喻文州领导着狼,第一轮就杀自己人来骗女巫的药。这个手段可厉害,第一,喻文州可以正大光明地说,我是为了让女巫和预言家互相质疑,毕竟药如果骗到手了,女巫一定会认为自己救的是好人,而预言家要是说死的狼人是坏人的话,女巫和预言家就会产生一个认知上的偏差,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让好人内讧。第二,如果女巫的药没有骗到,喻文州更是在后期杀自己人的过程中少了很多麻烦。




——药没有骗到。




喻文州没有和自己人产生任何眼神交流,但是因为叶修就坐在自己对面,所以很自然地看向了叶修,而叶修也平静地,用他最常见的表情看向了喻文州。这表情和平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喻文州觉得叶修已经知道自己是狼了,这是好的,之后叶修就可以利用一些小小的语言技巧来帮他脱困了。


狼只剩下两匹,然后喻文州竞选了警长。




结果是可以预见的,狼这边没有对喻文州出现任何怀疑,第一轮的最后,大家在喻文州的领导下投死了好人。




从第二轮开始,喻文州和另外一位开始认真地辨别预言家,从闭眼的时候大家的神态开始,一直到之后做自我陈述的用词和态度,第三轮就认出了预言家,是他们班班长。但是他们两个为了让他失去发表遗言的机会,把他一直留到第五轮才杀。




叶修一直试图在里面浑水摸鱼,假装自己不是很会玩,但没有表现出任何对警长的绝对信任,也没有任何依附他人的言论,只是做一些简略的分析,让人信服,但是有并没有太精彩,让大家可以接受,又不会一不小心做了出头鸟。




最后一轮的时候好人还剩三个,两只狼,其中一只狼还是警长。这时候胜负是最紧张的,另一只狼几乎觉得自己这边要赢了,显得不多不少有点开心。喻文州依旧沉稳,话不多但是句句中的,接下去一轮,他们再杀了一个平民,之后,游戏还是没有结束,另一只狼徒然发觉,情侣还活着,而且喻文州一定是其中一员,但是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即使局势已经明晰,喻文州和叶修也没有任何表现,一直到最后,上帝宣布,情侣逆天地杀光了所有人。然后叶修笑着站起来走到喻文州旁边,手掌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语气带着一股小骄傲,




“大家好,这是我的恋人。”




喻文州笑着配合他。




肩膀被叶修搭着的地方传来隐隐约约的灼热。




然后是暑假。




时间在作业和学习,还有偶尔的荒废中飞逝而去。喻文州终于在暑假过半的时候,开始想到了叶修。他对着面前的物理卷子发了一会呆,站起身去倒水,倒了水走到阳台玻璃门前,往远处看过去,就能看到教学楼的房顶。他安静地看着这个他几乎已经看腻了的房顶,把脑子里残余的那些关于刚才那道复合磁场题目的断续思路清干净,然后,叶修,这个个体,就变得难以忽视起来。




喻文州拿起水喝了一口,开始定义,这到底是想到,还是单纯的想。




其实他心里是有答案的,为什么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而是叶修。是因为他是他的同桌吗?是因为他和他交流得比较多吗?是因为简单的太久没见了吗?不是,都不是。事情很简单,只是因为那是叶修而已。所以答案是很清楚的,喻文州在想念叶修。




他对这件事情显得非常淡然,也不觉得这有任何奇怪,甚至从一开始,从他多看叶修的那一眼开始,这种走向就已经被埋好了伏笔,定下了结局。喻文州试过让故事往其他方向发展,但最终他还是无可奈何地承认,故事早就写好了,无论过程怎样,最后走向的都是同一个结局。




他喜欢叶修。一开始是被吸引,后来是愈渐关注他,最终是这样,不见面的时候,会单独地思念他,也会在他做出亲密的举动的时候感觉到一点心痒。这种情绪在十七八岁的年龄显得既青涩又疼痛,而这有点酸楚的恋情,也就这么因为喻文州的自律和考虑,被安全地密封了起来。




喻文州想,什么都没有,这样就可以了。




但他还是在公交车站等叶修,一如既往。




07




然后是高三,每天都是卷子和补课,小考和月考把学生们仅有的一点时间压榨成一纸荒唐或者不荒唐。他们心里有很美的梦,面前有很艰难的路,脑子里装满了公式和题目,心里有爱的人和恨的人,但这些,最终都会消逝在那场残忍却又必经的考试里。




离高考还剩一百天的时候,班级里开始挂起计时牌子,每天撕掉一页纸,撕完的时候就该上战场了。时间开始按照秒数被计算,大家也开始变得更加沉默和忙碌。喻文州有的时候会因为留在教室里问问题而没空去等叶修,那他就会在叶修要走的时候和他再见,然后眼神轻轻地追着叶修的背影出去教室的门,消失在那个转弯后面。




有的时候喻文州会有点恍惚,觉得这一转身,就好像一个告别,有可能从此以后叶修就会消失,一整个班的同学也会失落各方。他知道这是个非常矫情的想法,也知道出现这种想法也许是因为压力和愈渐接近的大考日子,但无论如何,让他真的隐隐约约觉得难过的,是故事终究走向了结局,什么都不会发生……




这样的一年是非常辛苦,但也非常珍贵的。不会有第二次,也因此显得更加稍瞬即逝。




最后撕下的一张纸是“3”,高考前第三天学校开始放假,同学们背着书本和卷子,回到家里温书,做最后的复习。




然后就是高考了。




喻文州甚至没有什么紧张的情绪,最后几天的复习对他来讲也只是走一个过场。他很笃定地知道,平时做了多少准备,最后出来的结果大概也就是那样的了。所谓也是尽人事,之后看造(R)化(P)。所以最后他是很平静地走进考场的,之前唯一一个小插曲是他远远看见了叶修,叶修也看过来,朝着他笑了笑,伸手比了一个大拇指给他。




喻文州看着叶修在人群里,好看的手伸得很高,笑颜灿烂。心里觉得之后真的要好长好长的时间来忘记他,但想了想,还是举起手,给了他两个大拇指。那边叶修就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挑眉,说了一句什么。




广播同时刻响起。




喻文州终于像任何一部狗血肥皂剧里的主角那样,没能听清叶修讲的话。




这句话语,也就这样失落在了考前的空气里。




08




高考是顺利的,至少对于喻文州而言,是顺利的。




文科的发挥是稳定的,数学和理综考得又特别顺利一些,喻文州考完之后没有立刻回家,只给父母去了一个电话,汇报道,考完了,发挥挺稳,我去找个同学,稍微过一会再回家。父母没有多问,也只是说考完了就好,相信你的感觉,弄好了回家吃饭就是。




喻文州挂了电话,走到自己的教室里。教室里不是空荡荡,几个同学坐着在说话,也许是对答案,或者只是闲谈,几个人看到喻文州就和他打了招呼,喻文州应答了,想想问道,


“你们几个刚才看见叶修了吗?”




女孩子回答他,


“没有,不过班长他们可能有看见他,他们考场好像就在隔壁的。”




喻文州点点头,然后女孩子又问他,


“你去不去毕业聚餐?”




喻文州摇头,


“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呀。”




女孩子笑,


“对对,你都不怎么看群里的消息。三天之后我们有聚餐,地址在群文件里,离学校挺近的。”




喻文州想想,


“去。”




女孩子就点点头,


“你和我说也没用嘛,我就告诉你一声,你回去QQ上面敲一下班长吧。”




喻文州之后也没有找到叶修,但得知了三天之后有一场毕业聚餐存在。最后他只是从学校慢慢走出去,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来,余晖洒在大理石台阶上,里面一些细小晶体的切面发出反光,像铺着一层很细的金粉一样。




这时候是不是该悲伤一下,他在走出校门的时候想到,毕竟这也是一个结束了。




对,毕竟是一个结束了。以前喻文州没有觉得这个结束会是这样子,不是依依不舍然后慢慢淡去,而是像剪刀一刀剪下去那样,切口平整而利落,一下子就消逝了。这过程十分简短,没一点过渡,考完了,人就分了,最后只剩下一场散伙饭。




可是一直到了结束,他还是没有怎么悲伤,不如说这一切给他的实感还是不太强。但唯独一个人,还是在他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出现,然后消失,然后再出现,让他心里难受得慌。




他想给叶修打一个电话,后来又想起叶修根本没有手机,于是就没有联系。




然后散伙饭如期而至。




09




饭店确实离学校很近,所以喻文州就骑着车去,然后把自行车停在了学校的车棚里,保安看他的眼神像是看着养大了的小鸡,也许是被毕业季的气氛感染到了,那里面居然也有一点分离的难过,最后保安看着他放好车走出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多回学校看看,喻文州笑着说会的,我家都离学校很近呢,当然会多回来的。




之后他走出校门,往饭店走过去。




路上有一点小风,树丛里的蛐蛐在叫,浓郁的夜空黑得像天鹅绒,一点反光都没有,唯独有一轮月亮,亮得突兀。几步路的事情,夏夜的微风里,不到出汗的程度。远远望见饭店的灯牌,喻文州加快了一点脚步,他有点想见叶修。




怎么离别的感觉这样就来了呢,最后喻文州想着,推开了包厢的门。




里面亮堂堂的,大家三三两两地坐着,叶修还没有来。




毕业聚餐都是一样的过程,要哭要笑要拼酒。他们包了一个小厅,在里面喧哗打闹,全然没有好学生的样子。喻文州坐在座位上,旁边的人换了又换,菜一个个地上,啤酒也一瓶瓶地开,喻文州对着碟子里的白斩鸡发了一会呆,自己喝了一杯酒下去。




叶修还没来。




班长被一群人追着灌酒,几轮下来已经逃进了厕所。之后就是团支书和学习委员,然后是体育委员,然后是所有人。其实这里面叶修也应该是一个灌酒对象的,但他没有到,于是喻文州就顶上去喝了。这真是奇怪了,喻文州这么一个自制的人,居然也能放自己去喝那些喝不下的酒。




最后他喝了很多。




大家惊奇地说喻总啊你的脸色完全都没变,走路也没问题,酒量也太好了吧。可是不是的,好酒量的人是分两种的,一种是真的好酒量,另一种,就仅仅是对自己要求太高了而已。喝多少不是问题,无论多难受也得保持应该的清醒和体面,这才是喻文州看上去与平时毫无两样的原因。他也许就是那种体面地和大家道别,回家的楼道里都能走得像模像样,但回到家关上门就瘫倒在地上的人。




灌完喻文州,大家转移目标,然后喻文州就在窗户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看着外面,看着夜色和一个他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会出现的身影。他胃里有点难过,这一点点难过膨胀起来,挤压得他心脏也不舒服了,闷着,这样的时候,时间变得无限长,拉伸开来,一分钟有一万年这么久。




唉,叶修。我是不是都等不到你的。




喻文州仗着酒劲在脑子里想着如果的事,任如果的性。




然后他有点伤心地想,如果如果,世界又不是能随便做假设的环境,在心里做过再多的设想,到了现实中,终究也都只是……空气而已。




10




喻文州不知道后来过了多少时间,有一会他觉得自己根本都是在神游了。然后他看到一个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停在饭店门口的路灯下面,抬头往上看,正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喻文州安静地和他对视了一会,站起来走去饭桌找了一杯果汁喝下去,然后稍微理了理衣服,这才往楼下走去。




叶修就安静地站在楼下等他。




楼梯有一点摇晃,视野也不够清晰。喻文州走完最后一节楼梯的时候,抬起头来,看见叶修站在门口,到处都很黑,只有旁边的路灯下面有一片小小的光亮,叶修站在路灯下面,自行车就停在他身边。


反正对于这时候的喻文州来说,全世界也只有叶修亮着,亮得特别刺眼。




他慢慢走过去,提起一个温和的笑容,


“怎么现在才来?”




叶修不说话,盯着他看了一会,说,


“喻文州同学,你是不是喝醉了啊?”




喻文州想了想,说,


“有一定的可能性,但也不排除我现在依旧非常清醒的可能性。”




叶修笑,


“你喝醉了。平时这个时候你会选择给一个肯定的。”




喻文州心里有点难过起来了,只能打了个转,把话题扯回叶修身上,


“你干什么去了,刚才百年一见的各种场景都错过了。”




叶修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回家汇报了,再不回真的要被我爸妈念死了……再者我酒量特别特别糟糕,这种场面遭受不来的。”




喻文州笑笑,


“感觉叔叔阿姨都是很有意思的人啊,哦还有,叶秋考得也不错吧?”




叶修点点头,


“那小子也就看着不靠谱,应该考得蛮好。我爸妈的话,下次带你见见他们呗,你别被欺负哭了就好。”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


“行,”


然后他突然有点词穷,说完了行之后就没再补上任何话题。这样的情况不怎么出现在喻文州的谈话过程中,他不是一个会让气氛完全冷下来的人,但现在,他确实不知道该从他几乎已经一片浆糊的脑子里找出什么话题来延续。最后,只剩下安静地看向叶修。




叶修慢慢笑起来,表情和平时不太一样,显得……更加柔和一点。喻文州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脑袋不清醒了,还是因为路灯的亮光这么颓黄,这一切那么真实,却又这么不真实。这样的时候,喻文州反而有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勇气,或者说对于他而言,反而有勇气去做一些鲁莽的事情。




所有他就慢慢地开口,缓缓地问叶修,


“叶修,我能不能抱你一下?”




叶修很久没有说话,眼睛里黑黑的,就这么和喻文州两个人对看着。喻文州这话的意思可以有很多种理解,叶修要是当机立断地拒绝,或者问问他是什么意思,一个拥抱就显得并没有什么了。但是叶修却用沉默来应对,沉默之中意味无穷。


喻文州心里已经很难过了,他甚至有点后悔起来。叶修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懂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这句话一说出口,就是一个铿锵有力的结束了。




他想不到做什么来弥补,然后叶修轻轻地说,


可以啊。




之后的事情喻文州记得很恍惚了。叶修走过来,抱住他,手臂环过他的身体两侧,刚骑完一会车的身体有点潮热,带着真实所需要的所有元素。喻文州愣了一会,才伸了手,把叶修真正地圈进了怀里。


他们两个是差不多高的,喻文州站姿好一些,所以他会比叶修稍微高上一点。但是真的抱住了叶修,喻文州才知道叶修其实比自己要瘦上一点,骨架也要小一点。


他抱了一会,念了他的名字,




“叶修。”




叶修把手收紧了一点,用鼻音问,


“嗯?”




喻文州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想抱你一下吗?”




叶修想了想,说,


“我不知道啊,你告诉我呗?”




喻文州叹了口气,说,


“因为我喜欢你。”




叶修哦。


除了哦,没其他任何多余的质疑和问题。这个表白对他而言好像很正常,十分的意料之中。这有些出乎意料,喻文州甚至觉得那应该是自己的幻听。




可是过了一会,叶修又说,




“那我也问你个问题怎么样。”




喻文州嗯。




叶修说,


“你喜欢我,”




“那自行车锁密码怎么不是我的生日?”




11




喻文州有点缓不过神来,然后才看见叶修是骑了他的自行车来的饭店。




他松开圈着叶修的手,




“叶修?”




叶修摊了摊手,


“你在公交车站等我等了三年了哎,我怎么会发现不了?”




喻文州愣了很久,最后哑然失笑,




“你也太自满了吧叶神……”




而故事也就这样,没有走向最终的结局,而是开始了一个新的章节。




12




之后他们上了同一所大学,不同的专业,但是在公交站集合的习惯没有改变。喻文州到最后也没能等到叶修。是叶修轻而易举地等到了喻文州。




听上去很不公平就是了。










Fin


PS 嗯那次狼人游戏里,喻文州同学和叶修同学当情侣的那一回合,叶修是丘比特。


PPS 我良心么w 看题目感觉特别难以HE对吧~

评论
热度(346)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