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全职 王叶) 嫉妒 上

龟仔:

主王叶


微韩叶


 


说一说老男人的忌妒心是怎么茁壮成长起来的。


 ————————————————


王杰希准时六点一刻醒来。


夏天天亮得早,一点暖融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缝洒入室内,将床上肢体交缠的两人镀上一层金色。


叶修枕在王杰希的肩窝,一线光落在他的眼睑上,他在王杰希肩窝里蹭了蹭,似乎要避过那点亮光。


温热的鼻息扫过王杰希的肩膀,王杰希惯性地把叶修的脑袋往自己身上压,没一会叶修又开始打鼾。


王杰希轻轻抱住叶修,低头嗅闻着他带点薄荷凉气的洗发水香味。明明是一样的气味,却总让王杰希有种近乎颤栗的沉迷感。


手指轻轻在叶修背上滑动,长期呆在室内的宅男,就算皮肤白皙,也没有叶修这样带着点透明感的肤质。明明每晚熬夜到三点都不睡,却连半颗痘也不长。


叶修之前满不在乎的回答,一定是年纪大了新陈代谢变慢,连痘也没能量长出来了吧。


王杰希当时笑着说,你还年轻得很。心里觉得叶修实在有点可爱。


 


在王杰希刚入荣耀时,叶修已经成神。


他身边有朋友疯狂迷恋一叶知秋,更迷恋他的操纵者“叶秋”。


报纸、杂志、网络消息,所有的赛事录影都被全部收集,明明连操纵者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却满口喊着我的神。


 


王杰希没有信仰,有时也会对别人深信的神感到好奇。


 


刚打完初入联盟的第一场比赛,王杰希走在场后曲折的通道内,队内的前辈朝他招手。


 


“杰希,过来见见叶神。”


 


王杰希抬起头,前辈身边站着个人,他背着光,看不清面貌,穿着白t恤,黑色长裤,身量颇高,像是个年轻人的样子。


他就是“叶秋”?


 


王杰希内心有些期待地走过去,那人的眉目也一寸寸地渐次清晰,有些尖白的下颚,唇上叼着根烟,鼻梁挺直,还带着点懒散笑意的眉眼。


叶修看着王杰希走近,将烟取下,按在一旁的烟灰缸里,捻熄。


 


他率先伸出手,朝王杰希微笑:“你长得可真显眼。”


王杰希握上那只修长漂亮的手,表情认真:“这是天生的,一般人学不来。”


 


叶修似乎被娱乐到了,笑完之后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说以后会常来看他比赛。


直到叶修的背影消失在走道的尽头,王杰希才移开视线盯着自己刚才握过叶修的手,那上面还停留着对方温暖的体温。


 


之后叶修果然说话算话,王杰希来比赛时只要有空就来现场观看。看完比赛还有点空闲的话,还会找王杰希说说话。


 


你战术打得很活,不过周围的人跟不上你也是白搭。


 


叶修这么说着,王杰希赞同地点了点头。是要改变,他真的很想赢叶修一次。


机会在第三赛季过后,很快就来了。


吴雪峰退役。


 


王杰希和叶修站在台下看着吴雪峰发表退役演说,那个跟着叶修征战三个赛季,缔造嘉世王朝,能交付后背的战友即将离开。


叶修难得脊背挺直地从新闻会开始,一直站到最后。


直到人群散去,他还站在阴暗的走道里,吴雪峰迎面朝他走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嘉世,有你就不会倒。”


 


看着吴雪峰全然信任的表情,叶修回抱了他一下,像是汲取最后的力量一般,轻轻点了点头。


 


“你当我谁啊,滚吧。”


 


王杰希在那一刻,看到叶修脸上露出有些悲哀的神色。


吴雪峰并不只是他的战友,他还是嘉世的支柱,是叶修想偶尔放松时能依靠的脊背。


人养成一样习惯需要二十一天,叶修已经拥有这个习惯三年。


 


叶修笑着对王杰希说,总会戒掉的。


荣耀换代的速度太快,不管是队友,对手,前辈,后辈,都可能在短时间内失去踪影。


而我,叶修眼中带着依恋地看着荣耀竞技场,我会一直在这里。


 


王杰希看着叶修的侧脸,内心隐隐有股躁动不安的情绪在翻搅。


他握住叶修的手腕,叶修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后又把他的手拿开。


现在是男人独自舔伤口的时间,你先回去吧。


王杰希知道现在不能靠近叶修,他带着难以弹压的心思,终是转身离开。


阴暗的走道里,鞋底踩踏地面时会发出清亮的脆响,王杰希慢慢走着,在这固定而漫长的频率中,他决定了一件事。


 


他想更了解叶修,不只是偶尔赛后的见面,或是擦肩而过的微笑,他想参与这个男人的未来。


 


王杰希和叶修的联系频密起来,除了QQ联络,王杰希也时常会跟着嘉世的赛程行动,到其他城市去观战。


 


霸图VS嘉世。


这两支战队,在几季赛事碰撞中,仇怨越积越深,不管是哪队主场,都将面临场上的死斗,场下的缠斗。


人民群众意图在敌方进入竞技场前就消耗他们的体力精神力,各种不重复的谩骂和投掷简直没有尽头。


连要走员工通道的王杰希,也被无差别投掷了一条内裤。


王杰希有些苦恼地看着手中抓住的那条白色三角裤,明显……是女士的。


可怕。王杰希趁着周围没人,爆起手速将那条裤子卷起藏好。要是被人看到,哪怕是他也很不想面临那样的窘境。


 


王杰希询问工作人员,得知嘉世队员都已经到休息室内后,抬脚往那边走去。


路上遇到一些嘉世队员,大部分都出来拿点东西吃,或者去上厕所。叶修应该是独自一人在休息室里,他在比赛前,很少做多余的事,有时间更愿意躺下睡一会。


自从吴雪峰离开后,他对战荣耀所花费的体力越来越大。


 


王杰希没有敲休息室的门,直接推开,力道很轻,绝不会吵醒正在闭目养神的人。


只是他没想到,休息室里还有别人。


韩文清。


韩文清似乎并没有察觉身后有人,他侧坐在叶修身边,叶修仰面躺着,看起来已经睡着。


韩文清脸上的表情和平日里比起来大相径庭,看向叶修的目光十分柔和。他伸出手,手指在叶修脸上轻轻描画着,从舒展的眉眼,到挺直的鼻梁,最后是微微张开的唇。


在强冷气中,人体受寒,外露的肌肤会自然苍白变色,叶修的唇色也变得浅淡,让人很想用些什么办法,让它重新变得红润起来。


韩文清的拇指轻轻摩挲着叶修的下唇,似乎想借此给他带去一点热意,但这显然并不足够,韩文清低下头,手指抬起叶修的下颚,正要俯下身时,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打开,撞到墙上。


 


王杰希一脸平淡地站在门口:“霸图集合的时间快到了。”


 


韩文清没有半点惊慌,水波不兴地站起身,顺手替叶修拉起一件衣服盖好,才朝王杰希点了点头,从他身边走过。


 


《出埃及记》第20章17节中说:您不得觊觎你邻居的房子,你不得觊觎你邻居的妻子,或男或女奴隶,或牛,或驴,或任何属于你邻居的东西。


 


否则便是犯下嫉妒罪。


可那本来就不是任何人的东西呢?


如果是无主之物,便可将他圈起,不让任何小偷有机会触碰他。


 


王杰希走近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直到叶修睡眼惺忪地醒来。


 


“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不知道,一直就只有我在这。”




王杰希像平常一样温和地笑着,只是这一次带着点暧昧的意味。



评论
热度(565)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