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吴叶/all叶】嘉世小队长控一堆事▪第四件事(二三事续篇 三连冠时期老嘉世)

判官执笔:

一堆事▪第四件——生个小病那件事














  时间,荣耀线上比赛开赛第一天早上7:30,地点,嘉世网吧厨房饭桌旁。




  “啊——嚏!!”叶修在喷嚏喷出来之前的千分之一秒做了一个变向操作,总算没有把鼻水口水泪水什么的弄到饭桌上,拯救了大家的早餐。




  叶修红着一双眼睛吸了吸鼻涕,吸完了它还往下流。卫良递过来一张纸巾,大楠借着自己腿长胳膊长从饭桌的大对面递了来一碗热红豆汤,球哥撂下饭碗就跑上楼,估计是寻摸感冒药去了。坐在叶修身边的吴雪峰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叶修身上,以一个半环抱的方式搂着叶修的脑袋顺便摸摸他额头。




  “还行,不热。”吴雪峰看了一眼因为叶修的一个喷嚏而定格在那儿的其他队员,“应该没什么事,大家快吃饭。”




  叶修接过卫良的纸巾擤了擤鼻涕,一连用掉三张纸,擤完之后感觉耳膜都鼓起来了。




  啊,耳朵已经在嗡嗡响了……




  叶修看到自己的皮蛋瘦肉粥里居然有姜丝,拿着筷子嫌弃地把姜都夹到了吴雪峰碗里,吴雪峰无奈地皱了下眉,又把姜丝夹回叶修碗里。队员们就这样看着他们敬爱的小队长和敬爱的吴哥互相给对方夹姜丝,筷子飞舞都出残影了。但是吴雪峰手速终究没有叶修快,最后还是被叶修先挑完了碗里的姜丝,他护着碗不让吴雪峰把筷子伸进去,非常严肃地瞅着吴雪峰:




  “我不要吃姜。”




  “小队长……”吴雪峰无力,“姜性温热,你现在感冒了吃点姜对身体好。”




  “不吃。”叶修抱着碗跑进电脑区开机上线去了。




  吴雪峰觉得自己已经管不住这小孩儿了,虽然他好像从来没有管住过……




  他冲着叶修已经跑出去的背影远远地喊:“小队长,打荣耀不治感冒!”




  叶修回了一句:“不管!”




  陶轩&众队员:……




  




  




  虽然后来叶修在大楠黑云压城和球哥泰山压顶的联手压迫下乖乖把药吃了,但是到了下午两三点,温度还是烧起来了。




  吴雪峰看着温度计的水银柱已经妥妥地鼓向了38.5℃,而制造了这个温度的家伙居然把自己塞在被子里裹成一个球,盘腿坐在椅子上还在打荣耀。




  叶修一口干掉一杯热水,“当”地一声把水杯搁在桌子上。




  “哈哈哈哈索克萨尔你怕了没?老子就是生病照样虐得你找不着北,赶紧带着你的蓝溪阁弃赛吧!”




  叶修把脑袋上降温贴一撕换上一片新的。




  “大漠你这局打得可以啊,居然赢了我,敢不敢再来?”




  叶修单手抠了两片喉糖丢进了嘴里。




  “扫地焚香?以前没见过你啊?诶你不错啊,但是比起哥你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小队长……”吴雪峰把体温计里的水银甩好放回盒子里。“别玩了,你该休息了。”




  叶修假装没看见吴雪峰,接受了扫地焚香的下一次挑战,然后——




  黑屏。




  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吴雪峰表情阴沉,手里举着一个插销。




  叶修举手投降。




  卫良已经帮叶修把地铺打好了,他还从自己那屋拿了三床褥子加在了叶修的铺上,又隔凉又软。叶修抱着被子上来的时候眼睛已经长了,显得无精打采的,显然刚刚打游戏的时候是他咬着牙在硬撑呢。他一左一右甩飞拖鞋,往前一趴就倒在了床铺上,眯着眼睛连动都懒得动了。跟上来的吴雪峰把叶修挪腾到枕头上,然后把他塞进被子捂严实了,捋了一把叶修额角的汗。叶修睁开一只眼睛说:




  “待会儿比赛开始了记得叫我。”




  “知道了,放心吧。”吴雪峰把手放在叶修的眼皮上,刚开始还能感觉到手心里睫毛的颤动,但是没五分钟之后就安静了下来。叶修的呼吸长而匀稳,已经睡着了。  




  吴雪峰起身出门,一推门发现门外围了一堆。




  众队员眨眼两下——吴哥,小队长睡了没?




  吴雪峰比出大拇指——已经睡了,不用担心。




  下午四点的时候,线上比赛正式开始。吴雪峰上楼去瞅了一眼叶修,发现自家小队长四仰八叉躺在铺上睡得正香,口水都流了一枕头。想了想吴雪峰还是决定不叫叶修起来了,他走过去给叶修重新掖好了被子,然后给叶修换了一条降温毛巾。




  参加这次线上赛的一共有三万多支队伍,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玩家自组,来比赛里也就是玩玩,重在参与感受一下气氛,并没有追求成绩和奖金的想法。这样的队伍碰到嘉世这种以冠军为目标的职业队就是秒跪,三场个人赛三场擂台赛再加一场5+1vs5+1团队赛的赛制,平均十分钟就能结束战斗。参赛队伍虽然多,但是比赛前期赛制设置是单败淘汰制,即所有队伍由系统分配两两对决,输掉一次就会失去继续比赛的资格,所以每过一轮就要折掉一半队伍数。鏖战了四个小时到晚上八点的时候,还剩在场上的一共只有十六支队伍了,这十六支队伍里眼熟的名字有不少。




  霸图,蓝雨,皇风。




  然后还有一个嘉世,不过那是另外一个嘉世,只是跟他们重名了而已。说起来也挺巧的,三万多支队伍最后剩下十六支,居然会有两支队伍都叫嘉世,不知道两个嘉世最后会不会拼个你死我活。为了区分这两个嘉世,比赛组织方在他们的队伍名字后面加上了后缀,后缀就是队长ID的名字。




  如果不出意外,这挺进了最后决赛的十几支队伍就将是以后在职业联赛里也会碰面的对手了,前面跟非职业玩家pk顶多是热热身,真正的战斗,从现在才开始。




  嘉世的队员们右手捏着鼠标,左手搁在键盘上,眼睛专注地盯着屏幕,已经蓄势待发了。最后的决战果然改变了赛制,由原来的单败淘汰制变为双循环制,即每个队伍要跟除了自己的其他15个队伍全部交手两次,胜一场积2分,平或负积1分,弃权积0分,最后按照积分的多寡来裁定最后的冠军归属。比赛专用的竞技场大房间已经不像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分出无数小房间,现在大房间里只有8个房间供16支参赛队伍比赛,而其他观众则可以在大厅里同时收看八场比赛,或者自由选择想观战的队伍进到小房间里观战。为了增加观战的趣味性,官方还设置了赌局模式,观战玩家可以选择期望获胜的一方下注,下注的物品可以是荣耀游戏里通用货币,也可以是装备,材料等等。刚开始的几局很少有人下注,毕竟还不太清楚这些队伍的水平如何,而比赛打了四五轮之后,差距就明显拉开了。




  排在前四强的,分别是叫做霸图、嘉世-气冲云水、皇风和蓝雨。大致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之后,观众下注也有方向了,基本就是死命地往这些队伍上押宝,而这些队伍也势如破竹地把一点又一点的积分斩获囊中。




  时间已经到达零点,这个时候再开始比赛战队队长的屏幕上就会弹出对话框,有一个【本队队员即将下线休息】的选项,勾选了之后就可以保存积分整队下线,24小时内积分有效。但是显然几个队队员的手已经打热了,这个时候是说什么都不肯下线的,更何况这些即将进军职业圈的战队基本都是由夜猫子通宵党组成,熬个夜根本不是事儿。




  嘉世-气冲云水目前积分排在第四,可以说形势一片大好,不过,队员们都相信如果小队长的在的话成绩一定会更好。吴雪峰趁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上楼看了看叶修。叶修还在睡,五点多的时候吴雪峰给他喂过一遍粥和药,想必退烧药里面多多少少带着点安眠成分,叶修睡得特别沉,叫都叫不醒。吴雪峰摸摸他额头,发现居然又烫起来了,果断决定带他去医院。他给叶修穿衣服的时候叶修就软乎乎地靠在他怀里任他摆弄,可比醒着的时候乖多了。




  吴雪峰背着叶修下楼的时候把队员们都吓了一跳,球哥猛地一站把凳子都带倒了。吴雪峰安抚他们说:




  “没事,小队长又烧了,我带他去趟医院,你们继续吧。”




  “我去这还怎么继续啊!”大楠也跟着球哥站起来,走到吴雪峰身边去试叶修的温度。“要不咱们今天都先不打了?”




  “打……”叶修哑着嗓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一只眼睛。




  “吴哥赶紧带他去医院吧,不要放弃治疗啊!”卫良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张薄珊瑚绒披在了叶修背上。“这儿有我们呢。”




  其他队员们看卫良眼神都有点凌乱:“真的继续打啊?小队长这明显是发烧说胡话呢吧?奖金重要还是小队长重要啊?”




  卫良拉着球哥大楠回座位上坐好,用吴雪峰的气冲云水把自己的连进设置成了队长,嘉世-气冲云水的队伍名变成了嘉世-连进,然后卫良果断点了继续比赛。比赛开始倒计时读秒的时候,他在队伍频道里敲上了一句话。




  连进:队长命令,即使是胡话也要听啊!




  之前嘉世在吴雪峰的带领下把别的队打得要死要活,别的队对上霸图是被他们的霸气压制死的,对上蓝雨是被他们猥琐死的,而对上嘉世总是莫名其妙就死了,这让嘉世有一种神秘感笼罩的光环,大家都觉得嘉世很强,可能比蓝雨比霸图皇风什么的都强,所以嘉世跟别的队对上也基本都是押嘉世这边赢的比较多。然而,因为叶修和吴雪峰的缺席,嘉世的队员们在“队长命令”的buff加持下鸡血了半个小时,非常惨烈地赢了皇风,然后就开始一塌糊涂。




  输,输,输,不停地输,连在第一次循环里交手并且打出完胜大胜那样的弱鸡对手,嘉世也是一如既往地输。观战下注的观众都开始不满意了,这是怎么个情况?嘉世是突然换操作者了吗?观众频道的消息也由一开始对嘉世的大力支持变为了嘲讽和诋毁,一些回回下大价钱赌嘉世赢的玩家已经因为嘉世败仗而输掉了所有的钱,这会儿已经开始排着队地骂嘉世了。




  其实嘉世队员只是太担心某人所导致状态不好而已。




  任谁在比赛的时候总是分神往门口看或者一边打比赛一边用肩膀和脸夹着手机给陪病号的打电话都不可能赢的好吧?




  观众频道里已经有人在刷让嘉世的赶紧下线休息这样的话了。这可不是什么关心,现在决战16强可是一支队伍都没下线呢,这个比赛拼的既是游戏竞技水平,还是精力,而且在这种谁先下线谁先怂的默认意识下,嘉世就更不可能下线了。




  下线了,就是累了,胆怯了。但是为了冠军,他们从来不会退缩,再苦再累,也要咬着牙上,输了,那就再赢回来。




  嘉世,一直就是这样的,这就是嘉世的精神所在。




  




  




  




  叶修发烧之后异常的黏人,打个点滴还不消停,一个劲儿往吴雪峰怀里钻。吴雪峰一手搂着睡得晕晕乎乎的叶修,一手握着输液管,把里面的药液捂热,这样药流进叶修身体的时候就不会特别凉了,叶修的手会好受一点。




  挂完水已经两点半了,叶修虽然还是病怏怏的,但是好歹热度是退下去了,也不再那么头重脚轻的。吴雪峰去付打吊瓶钱,叶修身上盖着吴雪峰的衣服,衣服兜里电话响了。




  叶修甩了甩打药打得有点酸的手腕,从兜里掏出电话接起来,电话那头的球哥都要哭了。




  “吴哥,你们啥时候回来啊?我们要被打残了!都连输十一局了!再输连个第三都拿不着,就没有奖金了!”




  “输那么多?”叶修说。




  球哥一听是叶修的声音立马来精神了:“小队长!”




  叶修呵呵一笑:“没哥在你们都跪了吧!等着,我马上回去!”




  叶修和吴雪峰还在回网吧的路上的时候,嘉世已经又输了一局,但是因为球哥告诉大家小队长已经退烧了马上就要归队,大家这一局打得非常稳,最后只是惜败。




  第十三局的对决大家都有点期待,因为这是16支队中唯二的重名战队,两个嘉世之间的对决。




  说起来,另一个嘉世,嘉世-风雨皆惊在这16支队伍中水平应该算是徘徊在末流,现在的负场次数比嘉世-连进还要多一场,但是看到连进带领的嘉世后来输得那么惨,嘉世-风雨皆惊觉得自己的非常有实力跟这个前期发挥惊艳,后期发挥垃圾的战队拼一把。比赛开始前的中场休息,风雨皆惊就打开麦开始嘲讽了。




  “诶,另一个嘉世,我觉得我们跟你们重名简直就是耻辱啊,你们怎么打得跟屎一样?”




  卫良这暴脾气就忍不了了,开了麦就开始跟对方对喷:




  “呵呵,我还没说我们跟你们重名是耻辱呢,你们比我们输得还多,好意思说我们打得屎?那你们是什么?超级无敌屎吗?恐龙屎?”




  反正现在的线上赛对语言文明也没什么严格要求,有些人打比赛那压根就是拿自己和对方以及对方家人的生殖器当攻击用的,卫良现在左一个屎右一个屎简直一点压力都没有,他身边的嘉世队员都打开麦光明正大地偷着笑。




  这场比赛观众们大部分都是下注赌嘉世-风雨皆惊赢,里面好多人都是之前赌嘉世-连进赢结果输钱输得好惨,带着一腔的愤怒一定要恶心一下这个嘉世。




  风雨皆惊之前让自己公会里的兄弟帮忙呆在另一个嘉世的比赛房间里录下了嘉世的比赛,他看了一遍之后觉得,自己的嘉世想虐那个嘉世简直是手到擒来。那个嘉世的队员一个个跟没睡醒似的,失误不要太高啊,肯定三两下就能打爆。




  中场休息时间结束之后,风雨皆惊注意到另一个嘉世的队伍里又上线了两个角色,一个是刚刚下线的气冲云水,另一个是个没见过的战斗法师,叫做一叶之秋。线上赛的规则没那么严格,中间替换队员也都是可以的。风雨皆惊比较注意气冲云水,毕竟这个人的脑子转得太快了,要是放任他在团队赛里乱跑,自己这边绝对会被他坑死。




  一叶之秋上线之后,嘉世-连进的队伍名瞬间就变成了嘉世-一叶之秋,看来是转移了队长。风雨皆惊不知道这个一叶之秋是个什么人,队长居然都没给气冲云水反而给了他,不过很快就没时间给他想这个问题了,因为比赛倒计时读秒已经开始了。




  个人赛加擂台赛嘉世-一叶之秋对嘉世-风雨皆惊的大比分是二比三,最后还是要看团队赛的。团队赛一开场,风雨皆惊就带着两个队员率先集火气冲云水,力图把他一波带走,但是嘉世的其他队员也不是吃素了,牧师也强力,一大波攻击之下气冲云水损血居然还不到百分之十 ,而风雨皆惊和两名队员却都已经掉了百分之二十几的血了。




  “回援!回援!”风雨皆惊大叫,他的队员们就坐在他身边,听到他这么喊之后一脸苦笑。




  “老大……回什么援啊,我们死了啊……”




  “啊??”风雨皆惊一瞟队伍列表,果然发现两名队员的ID都已经灰了。




  卧槽!什么时候的事?!




  不及细想,风雨皆惊的视角里就飘过一道流动的火焰。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一叶之秋]的「连突」攻击,触发出血效果,伤害5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一叶之秋]的「龙牙」攻击,伤害15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一叶之秋]的「天击」攻击,触发会心效果,伤害34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一叶之秋]的「落花掌」攻击,伤害7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一叶之秋]的「火属性炫纹」攻击,触发燃烧伤害,伤害45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一叶之秋]的「冰属性炫纹」攻击,触发减速效果,伤害520




  1.8秒,六个技能。




  风雨皆惊红血。




  一叶之秋就这么抛下了再摸几把就挂的风雨皆惊,转而去攻击另外两人,风雨皆惊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刚想松口气,转眼就被一股豪迈的气劲鼓遍了全身。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气冲云水]的「念龙波」攻击,攻击力下降26%,速度下降1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气冲云水]的「轰天炮」攻击,伤害50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受到玩家[气冲云水]的「气波弹」攻击,伤害180




  【系统】玩家[风雨皆惊]死亡




  等等,这啥???




  风雨皆惊看着自己的视角已经变成了灵魂视角,然后仅剩在场上的三名队员被嘉世队员追得无比狼狈。一叶之秋几下把一人打到残废,气冲云水接手控住,连进火柴高攻猛打,牧师下圣诫之光和神圣之火,然后,挂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就是碾压,百分之百的实力碾压。风雨皆惊原来还想着先把气冲云水弄死就能破了嘉世的战术,可是,嘉世有战术吗?




  没有。




  风雨皆惊看着屏幕里被追着跑但是明显是已经放弃的己方最后一名队员,觉得有点遍体生寒。这真的是两个职业级别队伍的对战吗?为什么他会觉得,在现在这个嘉世面前,自己的嘉世就好像那些普通玩家一样——甚至,连菜鸟玩家都不如?




  什么地方不对吧?




  荣耀!!!




  大大的金字自屏幕上弹出,胜出方——嘉世-一叶之秋。




  比赛结束之后死人听不见声音这条限制就消失了,于是嘉世-风雨皆惊这边的队员,都听到对面传来一个少年音。




  “诶这个队伍也叫嘉世啊,但是感觉完全不行呢。”




  另一个嘉世的队员和刚刚下注赌他们赢的观众快气死了,怎么能说得这么直白?




  风雨皆惊开了麦说:“小鬼,你怎么说话呢?”




  叶修在那边笑了一下:“事实啊。”




  叶修说完,就点了那个下线休息的选项秒退了竞技场,在队员们有点诧异的目光注视下特别坦然:




  “看我干嘛?该休息了,你们不困吗?”




  队员们点头,然后反应过来了什么之后又一起摇头。卫良说:“难道不应该一口气打完吗?”




  叶修以一种“你是傻逼吗”的表情看了一眼卫良:“可是我是病号啊!”




  众队员哭笑不得:“你还知道你是病号啊!”




  




  




  




  




  




  凌晨三点多,距离晚饭时间已经过了将近十个小时,大家打了这么久的游戏也都饿了,吴雪峰就用冰箱里仅剩的东西弄了一点宵夜。




  叶修一口咬掉半个栗子饼,一边嚼一边口齿不清地说:“另外那个嘉世,明天我们虐死他们吧!”




  大楠乐:“行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跟咱们叫一个名实在是太不顺眼了。”




  卫良:“关键是水平还那么屎。”




  球哥:“小良子你今天爱上这个字了是怎么着,大家还吃饭呢你能不能别恶心?”




  “不管怎么样……”叶修第二口吃掉了剩下的一半栗子饼,然后伸手去拿鸡蛋羹。“嘉世,只能有一个,所以,灭了他们。”




  卫良淡淡扫一眼围在饭桌边的嘉世队员们:“队长命令。”




  所有队员一拍桌子:“灭了他们!”




  一帮人一边笑一边闹着吃宵夜,叶修晚饭吃得就少,所以越吃越猛,饭桌上大半的食物几乎都被他扫走了。球哥讲了个黄笑话,嘴里塞了一堆东西的叶修呛得快把肺给咳出来了。




  周围的队员递水的递水,递纸巾的递纸巾,吴雪峰拍拍叶修的后背:




  “小队长慢点吃,别着急,我们一直陪着你。”




  










tbc










小剧场【又名每天都想离队出走的叶小队长】


队员1:小队长给你吃姜,吴哥说这个对身体很好的。


队员2:小队长,给你红糖姜茶,我妹妹总喝这个说很好喝的!


队员3:小队长,外卖想吃什么?我已经给你点了一个姜丝肉。


队员4:小队长,这个姜糖可好吃了,你尝尝!


队员5:小队长,糖姜片,请笑纳。


叶修:……


叶修:说了不吃姜了你们闹哪样……快点把这堆东西拿走……


心好累,好想离队出走……










真▪tbc
















这章写得特别不顺,写完自己读一遍感觉特别不爽。


明天可能会全部推翻重写,今天就先这样吧。


晚安,五一快乐。



评论
热度(945)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