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all叶】跟踪者11

夜雨声烦_阿泠:

这章的脑洞再次突破天际,慎入O_o


这是非常认真的预警,总之看过之后不要想打我啊≧﹏≦


……………………………………………………………………………


35.


又来了,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又来了。


叶修忍不住一阵烦闷。


这几天,他一直都有一种被人跟踪的感觉,特别是上下班的路上。对方很谨慎,只是远远地跟着,而且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盯着他,技术甩了莫凡那种新手几条街。要不是叶修那敏锐的直觉,换做其他人可能根本发现不了。


会是谁呢?叶修默默揣测,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是唐昊在派人调查他?是刘皓之类的人准备报复他?抑或是以前结过梁子的敌人来寻仇?……最近发生的事有点多,一时之间叶修也难以确定。


“啧啧,看这条新闻——《一男子被人跟踪,报警后发现犯人是室友》,这种情况我只能祝他们幸福了。”戴妍琦一看到有趣的东西就一定得念给叶修和肖时钦听。


“我说小戴,你上班时间刷微博真的好吗?”肖时钦对这姑娘很是心累。


“叶神都没说什么呢!”戴妍琦甩了甩头发,“况且你给我的工作我都完成了呀。”


叶修点点头,“适当的放松也是很必要的。”


“想都别想,在你看完这份报表之前是不会让你玩游戏的。”肖时钦瞬间就看穿了叶修的阴谋。


“……小肖你很狂嘛,小心我扣你工资啊。”叶修怏怏道。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我的工资是叶总说了算的,而且监督副总你认真工作也是我工资的重要来源之一。”


那头戴妍琦似乎刚把整条新闻看完,然后联想到了别的事情,“叶神,之前跟踪过沐橙姐的stalker少年最近怎么样了?都没见他上游戏啊…”戴妍琦很早就从苏沐橙那里知道了一系列的事情,在网游里遇到毁人不倦之后还互相加了好友,在叶修不知道的时候还安利了莫凡很多“有趣”的东西。


“这两天应该在忙留学的事,他马上就快飞走了。”叶修回答道。


“真没想到能和stalker成为朋友呢……”戴妍琦话音一转,“叶神你觉得这个梗写小说怎么样?尾行跟踪然后强制play,有没有很带感?”


“……戴妍琦你给我去吃药。”叶修扶额。


“吃药估计没用了,我直接给她订精神病院的床位吧。”肖时钦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36.


由于这个月绩效猛增又临近月底,这天叶修批文件看报表弄到了将近晚上十点,在与肖时钦告别之后,他照例走路回家,中途在快餐店解决了晚饭。


不爽的是,这期间那令人厌恶的视线一直没有中断过,但每当叶修尝试去搜寻,又找不到任何有异样的嫌疑人。


于是叶修自顾自地走着,他并不想徒劳地去绕个圈子甩掉身后的人,那人肯定早已知道他家的位置。以不动应万变,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直到回到小区,叶修才有所行动。利用一幢幢住宿楼排布的视线死角,叶修绕到了一个大圈子重新来到小区大门,然后再从平时常走的路回家。果不其然,在半途中叶修堵住了那个跟踪者。


两者对望了一会之后,叶修打破了僵局。


“原来是你。”叶修从口袋里掏出包烟,抖了一根叼在嘴上,随后又朝对方伸出手,“来一根?”


“……”陈夜辉看到叶修的时候表情一阵惊慌,又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要啊?那算了。”叶修收起烟又拿出打火机点上烟,昏暗的灯光下烟头的红点明明暗暗地闪着。


陈夜辉看着叶修这淡定的姿态他就来气,这个人就是这样,一副对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就像自己明明那么努力了,却从未被他放在眼里过!


“怎么不说话?等着你开口呢。”叶修抽了小半根烟都没见陈夜辉说什么,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大半夜的天还有点冷在外边和人玩两相对望,叶修可没有这闲情逸致。


陈夜辉忍不住抓紧了放在口袋里的手,极力淡定地说道,“我有很多话要说呢,叶总你不请我过去坐坐吗?”


叶修点了点头,“好啊。”看来陈夜辉是要把事情说开了,这次能解决的话也不错。上次他闯进家里想偷东西,这次又搞跟踪,叶修实在不想在这些事上花费太多精力。


叶修领着陈夜辉到了自己家,还客气地泡了杯茶,然后示意他想说什么可以说了。


陈夜辉深吸了一口气,“你不觉得你应该向我道歉吗?”


“道歉?”叶修扯起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为你挖墙脚道歉还是为你私闯民宅道歉?不应该是你对我说对不起吗?”


“那你散布谣言弄得现在全b市都没有一家公司要我,这个你不该道歉吗!”


“我才不会干这种没意义的事。”叶修一挑眉,“况且现在这情况不是你自己作的吗?还怪我咯?”


陈夜辉简直气炸,他最讨厌叶修这种表情这种说话的腔调了。他从沙发上猛地站起身,一个跨步就扑过去扯住了叶修的衣领。


叶修条件反射地一个擒拿,反扭这陈夜辉的右手就把人摁地上了,“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啊你!”


陈夜辉疼得“嘶”了一声,竭力想脱身却被叶修压住按得死死的,只有左手还处于能动的状态。


“说,你到底想要干嘛?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叶修冷冷地说道。


陈夜辉使劲扭过头对着叶修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我也没太多时间。”


叶修一瞬间就觉得事情不对,急忙放手,腰部却一阵剧痛。叶修就觉得身体一股电流经过,痉挛般地抽搐了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陈夜辉把倒在他身上的叶修推开,站起来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喂,你过来了吗?快点……”


联系过人之后陈夜辉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叶修神经质般地笑了起来,“这次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惹怒我的后果。”


刘皓接到陈夜辉的电话后很快赶来了,之前陈夜辉被叶修发现的时候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事实上,陈夜辉策划这件事已经很久了,不然不可能随身带着电击器。而这回被发现,只不过是将事情提前了而已。


两人一左一右架起昏迷的叶修,将人放进后座之后为了以防万一还绑住了手脚,随后刘皓开着车驶离了叶修家所在的小区。


37.


这一切都被喻文州看在了眼里,然而事态发展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做什么。他不知道袭击叶修的男人是谁,也不知道叶修会被带到哪去,喻文州只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着急根本没用。喻文州打通了局里的电话,他是威胁管理组的组长,有权限搜索b市的人口登记系统。他将带走叶修的那两人的脸截下图发给值班的徐景熙和宋晓,不久之后就查到了两人的身份。


喻文州又联系了他在交通管理部门的朋友,让人帮忙查了陈夜辉或刘皓的车牌,又调出叶修家小区附近路口的监控,成功定位了那时出现过的刘皓的车。喻文州对朋友扯了个谎说是他在调查一个案子,让人随时播报车辆的位置信息,然后冲出家门一路飚车去追刘皓他们。


而此时的叶修正处于一个似醒非醒似梦非梦的阶段,他知道,那是他心底一段蒙尘的记忆,而那些灰尘,是曾经好些认识的人的骨灰。


呼啸被肃清之后,叶修的卧底身份并没有暴露,因此领导派他以呼啸余党的身份进入了百花。那个时候,呼啸被一举端平一半的原因是内讧,而百花,却是葬送在了叶修一个人的手上。那也是他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生与死、什么是血与火。


代号“猎刃”的打黑行动最终一战是在城西的一个废弃工厂,百花的两位大佬难得一起出场和另一个帮派交易军火。两方人都不多,所有人的通讯设备都被提前取走,保密措施做得十分到位。但谁都没想到,百花新上位的第四把手叶秋,他的左手上臂有一块定位芯片正指引着警方布下天罗地网。


而这一仗最终的结果,却是鱼死网破。对方帮派投降了,百花方面却决定拼死一搏。孙哲平右手中枪,再也不能吹嘘他弹无虚发的枪法。其他人全部葬身火海,本是交易商品的军火在交火过程中意外爆炸,将半个仓库炸飞了顶。


至于侥幸逃出生天的张佳乐,半个月后找到了复职的叶修。就像现在一样,叶修被打晕之后绑起来扔在汽车后座,然后被带到了那个已是一片废墟的仓库。


叶修还记得张佳乐那双血红的双眼,似乎这半个月都没睡过觉。他狠狠挥拳,叶修被砸得眼冒金星,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后就听到张佳乐阴狠地说道:“这一拳是替大孙打的。”


迷迷糊糊中叶修感觉自己的脸又有些痛感,好不容易睁开眼就看到了陈夜辉正一脸神经质微笑地用手拍着他的脸,“终于醒啦,那咱们可以好好玩了。”叶修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木椅上,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之后,两条腿也和椅子腿绑在一块儿。


叶修下意识地侧了侧头躲过陈夜辉的手,却被他掰着下巴正过脸。


“好好看清楚,现在你落在谁的手里了。”陈夜辉笑的开心。


叶修的目光越过他落到了刘皓的身上,目光冰冷,“原来你也有份。”


刘皓沉着脸走过来,“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我最喜欢干了。”事实上,倒不如说这一局面是刘皓一手促成的。是他散布了陈夜辉的事情,然后怂恿百般绝望的陈夜辉去报复叶修,只是到了最后关头,他自己也忍不住想来插一脚。


陈夜辉开始自顾自地数落叶修的“罪行”,像叶修曾经嘲讽了一句他的文件写得没条理语文大概是体育老师教的之类的芝麻绿豆点的小事他都记得。叶修静静地听着,看他一个人在那唱独角戏。


而一旁的刘皓,心思却早已飘到了其他地方。这样被绑着的叶修,似乎有种被凌虐的美感……


等到陈夜辉说完,刘皓才开口说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唐昊的公司上班。”


叶修抬眼看他,等着下文。


“那小子知道我以前是你手下的员工,跑来问我你喜欢什么平时爱干什么,还说要追你。”刘皓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我以前都不知道,原来叶修你也是弯的。”


叶修面无表情,“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刘皓从口袋里取出一支针管,里面还有半管透明的液体。叶修心脏一紧,“你想干什么?!”


“真难得,你也会露出这种慌乱的表情啊。”刘皓把叶修的袖子拉起来,然后针头直接戳进了叶修的手臂。冰凉的液体进入身体,然后随着血液的流动扩散开去。


刘皓拔出针头,殷红的血珠迅速冒了出来。


“你给我打了什么?”叶修咬着牙问道。


刘皓微微一笑,手指触碰那颗越来越大的血珠,然后他将指头上的血液抹到了叶修的有些泛白的嘴唇上,“放心,只是肌肉松弛剂而已。”


“你到底想干什么?!”叶修真心怒了。


“嗯…我想干你。”刘皓继续微笑,随后转过头对目瞪口呆状的陈夜辉问道,“要不要一起?”


陈夜辉完全没想到刘皓会做出这种事,“你在开玩笑吗?开玩笑的吧?!”


“怎么会呢,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刘皓表情无辜地怂恿道,“你想想,一向心比天高的叶总裁被男人压在身下草得哭叫着求饶的样子,有没有很带感很刺激?”


“刘皓你他妈的敢……”叶修简直气炸。


刘皓反手就给了叶修一个巴掌,“我怎么不敢?!”


叶修被打得头歪向一边,同时听到陈夜辉说道:“看来还真能爽。”


肌肉松弛剂已经起作用了,刘皓把叶修解开,随便把人往地上一丢。他不想在床上做,这样更能让叶修感受到屈辱。


“先把手机架好。我要把这一段录下来,这样叶总就被咱们捏住把柄了。”刘皓把他的手机放在桌上,拿了点东西架住,然后找好角度对准了地上的叶修。


叶修气得全身发抖,却碍于松弛剂的作用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他屈辱地咬住嘴唇,一股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也不知是刚刚涂在上面的血,还是他已经把唇咬破了。


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没想到居然会栽在这两个人手里。叶修闭紧了眼睛,这一刻他心中的绝望,如同那时候被张佳乐拿着枪顶着额头。


叶修感觉到自己的外套被扯开,一双冰凉的手掀开毛衫摸上他的小腹,另外一双手开始解他裤子的纽扣。


此时刘皓发现叶修死死闭着眼,有些不悦地掐住了那白皙修长的脖颈,直至叶修喘不上气开始小幅度地挣扎,刘皓才阴测测地说道,“睁眼,好好看清楚干你的人是谁…”


陈夜辉摸上叶修被憋得发红的脸,“真没想到,叶总你皮肤这么好……”


这一刻,叶修想弄死这两个人的愿望无比地强烈。


38.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巨响,然后就见大门嘭地一下被人撞开。


喻文州举着枪出现,进门后还重新把门带上了。刘皓和陈夜辉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在看到来人手里还有枪时更是吓得半死。叶修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的身体朝着门的反方向。


“啧,忘了…”喻文州看了看手里的枪,从口袋里摸出消音器装上。刚刚来得急,将锁打穿的时候忘了装上。


喻文州晃了晃枪示意刘皓和陈夜辉起来让开,刘陈二人立刻爬起来退到墙边。喻文州走过去试图扶起叶修,却发现他完全没有力气,只好把人半抱到沙发上。


“别乱动,我的枪法很好但是我的心情很不好。”喻文州冷冷地看了刘皓和陈夜辉一眼,然后小心地帮叶修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接着喻文州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到了桌上架起的手机,一枪过去连同储存卡直接打烂,又把刘皓和陈夜辉吓得一跳。


此时的喻文州就如同地狱之中走出的修罗,周身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他挨着叶修坐下,枪口仍指着墙边那两人。


“不杀了你们,总觉得对不起大众啊……”


……………………………………………………………………………


这剧情简直就是脱肛的野马,我都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了_(:_」∠)_


总之,我先给大孙和乐乐道个歉,对不起你们受苦了QAQ


再给刘皓和陈夜辉点个蜡,对不起我把你们写得更渣了O_o



评论
热度(555)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