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all叶】嘎嚓嘎嚓(1-完结)

啊做人没意思 (ಥ_ಥ):

哥哥扭蛋paro,私设有

一般我删了文……预示着这坑不是会一发完结就是会永远消失……

  以及在大家热火朝天肝刀剑的时候我画风清奇的跳回了一个史前巨坑,他的名字叫口袋妖怪。这一个礼拜都在打,已经二周目了,真的出不来。

————以下放文————




【第0扭】

  叶秋生下来的时候就有一个哥哥,看上去很亲的那种双胞胎哥哥。




  很多不明真相的小朋友都特别羡慕叶秋,但叶秋觉得,自己哥哥就是个混蛋。




  就比如说幼儿园的时候扮家家酒,做弟弟的一定是小点,而自己会被叶修赶去做宠物。

 

  就比如说上小学的时候叶修会把自己不要吃的东西全部夹到自己碗里。要知道他们DNA是一样的,他不喜欢吃的叶秋也不喜欢吃。

 

  但是不明就里的老师总会以为叶秋挑食,逼着他把两人份的剩菜全部吃掉。




  又比如说……上初中的时候叶修一张嘴气死一坑的人,隔三差五就有人组团来削他。当然十顿揍里有一半是叶秋挨得,剩下一半都被叶修用各种方式解决了。




  不过这些事情对叶秋来说也不是全无坏处,每次看看叶修绵软的肚子和自己因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而锻炼出的六块腹肌,叶秋的优越感就油然而生。




  两兄弟一直上到高中,有一天放学叶秋又被一伙人堵了个正着。凭着多年的打架经验和强健的体魄,叶秋硬是撂倒了全部人,浑身是伤的回了家。




  到家后叶秋给自己熟练的贴上两块狗皮膏药,然后很习惯性的打开两个人的作业开始做。




  做着做着叶秋就忽然感觉不对,一股莫名的委屈感从心底猛烈的涌了上来。




  以往受欺压的经历走马灯一样从脑海里晃过,等回过神来,大颗大颗的眼泪已经“啪嗒啪嗒”的砸在了作业本上。




  刚从游戏里退出来的叶修,正看见弟弟呆坐在那里傻哭。



  叶父叶母常年工作在外,两兄弟一直相依为命,上小学以后叶修看到叶秋哭的时候简直屈指可数。




  “秋儿啊,怎么了你?”




  熟悉的京片子在耳边响起,叶秋抬头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混账哥哥,忽然特别崩溃的扑进叶修怀里嚎啕大哭。




  “你,你混蛋!”




  叶修从小到大就叶秋的骂挨得最多,只好一手摸上叶秋的脑袋一下一下抚摸了起来。




  “乖啦乖啦。”




  叶秋哭得脑子抽抽着,忽然抽抽搭搭的问了叶修一句:“哥,我是你的什么啊?”




  叶修特别和蔼慈祥的对叶秋笑笑:“你是我的坚果墙呀。”




  仇恨拉的多了你就在前面给我挡揍,给我留运筹帷幄的余地。




  叶秋又抱了叶修一会儿,等他回过这句话的味儿来以后就立马一把推开了叶修。




  “滚滚滚!!!”




  叶秋抓狂而且斯巴达而且抓狂。

 

  他对叶修是心凉了。凉透了。凉得哇哇的。





  叶秋到底是学霸级别的人物,虽然经常在叶修面前耍智障,但是不妨碍他还是那个小天才。




  他很快就想起了游戏中心地下一楼有一台哥哥扭蛋机。




  可以给任何年龄段的孩子,注意是孩子,扭出哥哥。




  缺爱的叶秋表示他现在很需要一个疼爱自己的哥哥。




  高中三年级正是缺爱的年纪啊。




  最好是扭出一个调教系的哥哥,把金币塞进扭蛋机的时候叶秋默默许了个愿。



  能把自己那个混蛋双胞胎哥哥调教的像人一点,然后三兄弟兄友弟恭,多好。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叶秋这个愿望一步步被实现了,所有扭出来的哥哥都对他很好……然而哥哥们的爱这种东西却被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寄托在了叶修身上。






  一开始叶修以为叶秋贼头狗脑的是从外面捡了什么小动物回来养,为此表示了强烈的抗议。




  叶秋养他一个就够了,小点肯定不同意叶秋往家里乱捡东西。




  叶修一路叨叨着和叶秋进了浴室,在浴缸里泡了一夜的扭蛋已经不见。




  一个皮肤白皙,身段上佳的帅气青年坐在了浴缸里。



  他有些迷茫的转过头,温顺的颤了颤长而密的睫毛——




  “你好。”

  “我叫,周泽楷。”




叶秋对这个叫周泽楷的哥哥心生好感。




  特别是看着他抓着叶修在厨房里做早餐的样子,整个人都爽了。

 

  叶修端着空盘子站在周泽楷旁边看他炒鸡蛋。




  “啧,周泽楷小朋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别麻烦别人好吗?”




  周泽楷很温和的朝叶修眨眨眼睛。




  “要麻烦也去麻烦叶秋,我们家的杂活担当。”




  周泽楷摇摇头:“他是弟弟。”




  “他就比我小几分钟。”




  “一样。”

 

  周泽楷大概二十来岁的年纪,比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叶修高了快大半个头。




  周泽楷想了想,伸手拍拍叶修的脑袋:“我比你大,听我的。”




  “……”




  叶修回想了一下自己平时摸叶秋脑袋时随时可能糊上来的巴掌,深深意识到摸头杀这种东西果然只有长得好看的人能玩。




  “你也好看。”




  周泽楷突兀的来了一句。




  叶修愣了愣:“小周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嗯……”




  叶修想起来这货是那个诡异扭蛋里出来的生物,一秒就接受了这个设定:“你的特异功能是读心术是吧!”




  周泽楷觉得自己解释不太清楚,于是干脆扯了扯身上的衬衫,把锁骨上的一个章纹给叶修看。




  “哦这就是你们那个等级象征的东西是吧?我看看……MR?哇你的等级已经低到一个字母代表不了的境界了吗?”




  “不……”周泽楷迷茫的摇摇头,什么代表等级啊谁告诉他的。




  “放心吧我不会嫌弃你的。”叶修一脸怜悯的看着周泽楷:“这种事情都到天定的,你看我不是生来就有个傻帽弟弟吗?”




  不是啊这是代表能力的章纹……




  自觉掌握了周泽楷悲惨身世的叶修端着盘子沉重的出去了,周泽楷有点迷茫。




  虽然说他知道扭蛋能力不能乱用,但是他很想摸清这个家伙的脑回路。




  就……偷偷用一下下。




  周泽楷皱着眉,看向叶修的背影。



  一股柔软的感觉慢慢在周泽楷的感官里荡开。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种感觉叫……喜欢。




  叶修似乎喜欢他?




  周泽楷瞬间阳光明媚了起来。




  他们哥哥扭蛋的意义就是被弟弟喜欢啊!




 




  就是小周同志你搞错了对象。

 





  “我觉得小周挺好的。”下午的时候叶修翘着二郎腿吃着周泽楷切的水果:“留着好了。”




“我也觉得他不错,就是小周只能助长你的歪风!感觉是我花钱给你多买了个苦力。”叶秋揉揉鼻子唾弃道:“而且小周太安静了,家里……”




  “唉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家伙。”叶修安定的给自己剥了根香蕉。




  叶秋气鼓鼓的撇了撇嘴:“不管我还要去扭。”

 

  “那我也扭个试试。”




  “你扭个屁啊喂!”




  在厨房洗碗的周泽楷听见俩兄弟又开始吵吵忍不住外出头去看了一眼,希望叶修别吃亏呢……




  不过如果叶修被欺负哭的话会不会跑到他这来抱着自己哭啊?




  有点期待……






  期待的结果就是叶修和叶秋跑出去,又跑回来,一人手里多了一个扭蛋。




  叶修手里拿的灰黑色的,叶秋手里粉红色的。




  然后问题就来了。




  家里只有一个浴缸啊。




  “嗯就这么决定了,叶秋你那个放马桶里泡吧。”




  “我靠叶修你怎么不泡马桶里?!”




  “因为我这个扭蛋看着帅啊,任性。 ”




  “你任性个鸡毛,你买扭蛋的钱还是我付的!”




  两兄弟例行撕逼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网购了一个大木桶,三个小时后就到货了。




  “一个放桶里。”



  哥哥发话了。





礼拜一早上叶修家浴室出了点状况。




  大体就是周泽楷网购来泡扭蛋的大木桶,坏掉了。




  木桶大概有一米六高,直径近一米,一边的木板在大约早上六点的时候“轰隆”一声塌了半面。




  然后被泡在里面那个扭蛋哥哥就这么咕噜咕噜滚了出来,正撞上了起来上厕所的叶修。




  睡得迷迷糊糊的叶修收到了惊吓,大早上的被一个果男袭击是很吓人的。





  不过到了早餐桌上,新扭的两个扭蛋哥哥已经衣冠整齐的坐到了餐桌旁。




  叶修扭出来的那个叫孙哲平,身材挺拔高大身上肌肉紧实匀称,面容俊朗,只是右手上缠了一圈圈绷带,也不知道使用了装b的还是怎么。




  至于叶秋扭出来那个叫张佳乐,长得到是挺好看,半长不短的头发歪歪的扎在一边,神情里愣是透露出一股忧郁来。




  叶修和叶秋并排坐在一起,周泽楷站在他俩身后,三人上上下下把两颗新扭蛋审视了一遍。




  “你们什么等级的?章纹秀出来我看看。”叶修抱臂看看眼前两人。




  周泽楷张了张嘴,那个章纹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和叶修解释。




  孙哲平二话不说,站起身转过身去一掀上衣摆,露出一个章纹,上面写着KC两个大写字母。




  叶修掰着手指头开始算他和周泽楷谁等级比较高。




  张佳乐这时候也磨磨蹭蹭挽起袖口,给三人看他腕骨上的章纹,GL。




  “Girl's love?”叶修脱口而出。




  叶秋嘴角一抽觉得自己哥哥没救了:“哥咱能别那么蠢吗,这明明就是gl,高冷!”




  张佳乐表示这俩兄弟什么鬼。




  “那个什么,”张佳乐决定跳过这个话题:“我现在19岁,按设定来说还没高中毕业,所以要和你们一起去上学。”




  “19岁还没高中毕业,你留级啊?”叶修问。




  “不……这都是扭蛋机随机分配的。”张佳乐努力保持温和的微笑:“就麻烦,弟弟带我去学校了,手续什么的相关部门已经处理好了。”




  叶修立马推推叶秋:“喏,人你扭得,你带他上学去。”




  叶秋皱了皱眉:“不行啊,今天我们班社会实践,队伍都报备的,多一个人学校不让。”




  “可是这家伙印堂发黑我觉得他会连累我啊。”叶修无辜道。




  “所以你就把他给我?”叶·坚果墙·秋怒了:“我被他克死怎么办?!”




  张佳乐忽然有点心塞。




  孙哲平看着忽然笑了笑,他抬手摸了摸叶修的脑袋:“不怕,我放学来接你。”




  男子力MAX。




  周泽楷默默把这苏苏的行为记下。




 




  学校里到是过得风平浪静。




  但是到放学的时候,那句印堂发黑的卜卦还真成了真。




  这天放学的时候,叶修和张佳乐刚出校门就遇上了抢劫的。




  虽然张佳乐这一整天都被叶修嘲得毛炸,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义无反顾的把叶修扯到到了身后。




  “喂张佳乐你行吗,他们手上有刀子。”叶修拉了拉张佳乐的衣角。




  “比你强。”




  眼看着那些小混混一步步把他们往人烟罕至的巷子里逼,叶修却看见站在略后的一个混混忽的一下到了下去。




  孙哲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他甩了甩拳头,看了一眼被他揍混的小混混,脸色一点也不好。




  “张佳乐。”孙哲平忽然喊了一声。




  “嗯。”




  剩下的混混厉害呼喝了起来,掏出手里的折叠刀朝孙哲平逼近。




  “遮住叶修的眼睛。”




眼睛被张佳乐捂上的瞬间,叶修很清晰的听到了张佳乐在自己耳边的低语。




  “Good Luck.”




  然后叶修就失去了意识。





  当叶修醒过来,重见天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半靠在孙哲平身边,两个坐在离学校不远处的天桥底下。




  “你醒了啊?”孙哲平歪歪头,看了一眼有些迷茫的叶修。




  “那些混混呢?”




  “都被我撂翻了,张佳乐留在那里等警察来。”




  说到张佳乐叶修立马想起事来,天桥底下光线昏暗,他眯着眼看孙哲平然后把一直以来的疑问说了出来:“张佳乐身上那个GL是不是good luck的意思?”




  “对。”




  叶修又想了想:“小周身上那个是ML……mind reading 读心术?”




  “你很聪明嘛。”孙哲平夸了叶修一句。




  这厢叶修又想不通了:“如果说那个代表你们的能力,张佳乐哪里有幸运s的样子了?”




  “你要知道我们哥哥扭蛋是为了弟弟而存在的,张佳乐那个能力其实就是让自己平时不断有些小霉小灾,积累幸运,然后回报在弟弟身上。”




  叶修张了张嘴,却被孙哲平按住了嘴唇。




  “听我说完再问话,小朋友。”

  “要知道张佳乐是你弟弟扭出来的而不是你,所以能力使用也有一定限制。在刚刚那种情况下最幸运的局面……如果是你弟弟来,那帮混混就会自己忽然断手断脚。但你呢,张佳乐尽力也就只能让你睡过去,不要看到那些太血腥的场面。”




  “我成年了。”叶修撇撇嘴,他动了动手想撑着什么站起来,却摸到孙哲平腹上一篇湿黏。




  “什么东西?”叶修将手放在眼前,眯着眼看了看,一股淡淡的腥味扑面而来:“你受伤了?被捅到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叶修咕噜一下站起来就掏手机要打120。




  “别别别,我们没签约的扭蛋哥哥没医保。”孙哲平一把拽下叶修:“我跟你说我可方便了,你亲我一下就好。”




  “亲个屁,去医院!”




  孙哲平扯着叶修的手往自己腰后的章纹摸:“KC你还记得吧?Kiss Cure。”

 

  接着也没给叶修反应时间,直接一把按了叶修脑袋,吻了叶修。




  孙哲平的嘴唇很烫。




  叶修脑子里刚刷过这一条弹幕,孙哲平就放开了他,然后大咧咧的站起身:“看,伤都愈合了。”




  叶修眼角一抽,想到自己手还放在孙哲平后腰,干脆把满手的血迹揩在了孙哲平身上。




  孙哲平掀起衣服给叶修看自己先前被捅的地方,神奇的一块疤都没留下。




  只是,孙哲平这沾血的上衣是恢复不了了。走在路上肯定夺人眼球。




  “要不我衣服脱了光着膀子回去?”孙大大不拘小节。




  “行,那张佳乐呢?”




  “不管了,他应该认路。”




  两人达成共识,欢欢喜喜的回去了。





  然后当叶秋看到叶修带着光膀子的孙哲平站在门前,他们还把张佳乐给丢了以后,夺门而出,又带回了一个扭蛋。




  张佳乐最后还是自己回来了,第二天叶秋调了闹钟打算一早就去看泡出什么新哥哥。




  然而当他起床的时候却见叶修和周泽楷两个家伙跌跌撞撞的从浴室里跑出来。




  “叶秋我受到了惊吓,”叶修一把抓住叶秋:“浴缸里泡出来个大小眼!”




叶秋听了叶修的话整个人都不太好,反复思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担负起做弟弟的责任。




  “哥,”叶秋视死如归的握住叶修的手:“咱们是兄弟。”




  “你现在想到我了。”




  “我是你的小坚果墙呀。”




  “不要了。”




  “那我就叫小周把你冲马桶里去。”虽然周泽楷很喜欢叶修,但是还是要以扭出者的意愿为第一意志。




  “呵呵,大孙上。”




  那边周泽楷很自觉的和孙哲平比了一下肌肉,然后冲叶秋摇了摇头。




  叶修看着自己亲弟弟一脸苦逼,还是叹了口气:“算了我再陪你进去一次,回头记得给哥跪着唱征服。”




说着叶修扭头看了一眼张佳乐:“乐乐你在外面护法啊,那什么牛哄哄之运改上就得上啊。”

 

  “那是Good Luck!”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两兄弟掐着对方的胳膊【以防对方逃跑】一步一步走进浴室。




  浴缸里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背对着浴室门。




  “……未来的家人吗?”

 

  男人慢慢侧过身子……看清全貌的时候叶秋松了一口气。




  “你们好,我叫王杰希。”




  虽然是个大小眼没错,但还好不是他想的那么可怕。




  ↓叶秋的想法↓





  “秋儿啊,我琢磨着你又捡回来一个好男人。”叶修一边拍着被王杰希赶出厨房丢了饭碗的周泽楷,一边凝视着在厨房里煎荷包蛋的王杰希。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销毁小周咯?”叶秋冲叶修眉毛一掀。




  叶修忙摸了摸狂摇脑袋的周泽楷:“小周脸帅啊!”顿了顿,又说:“但王大眼也有一股别样的男性魅力啊感觉。”




  周泽楷:“OAQ.”




  周泽楷:“叶修,水性杨花,不好。”




  前两天你还喜欢我的。





  吃上早饭以后,叶修终于想起来问王杰希身上字母是啥,之前看他就穿了一条裤衩站在浴缸里也没见着什么章纹啊。




  莫非章纹在那地方?




  坐在叶修对面的王杰希忽然感觉叶修眼神很狗的往自己裤裆上瞄,下意识的并了并双腿。




  “你是在找我的能力章纹?”

 

  王杰希干脆站起了身,大步跨到叶修面前,弯下腰,扳着叶修的脑袋让他看向自己微大的右眼。




  只见男人澄澈的眼睛深处好像有两个颜色浅淡的大写字母,蒙蒙的发着微光。




  “……WB?”




  周泽楷一听立马挺直了腰杆如临大敌:“Women Buddy?”




  王杰希坐回原味淡定的点了点头。




  妇女密友。




  “嗯?这是什么能力啊?”叶秋疑惑道。




  “一般有这个能力的扭蛋哥哥都有一定的人妻属性,十分顾家,对小孩子亲和力超高。最重要的是任何年龄段,任何性格的女人都会对他十分亲近,敞开心扉,倾诉苦恼。甚至会依照他的建议改变日常行为!”张佳乐瞪着眼睛科普道。




  “这种哥哥是在急于找女朋友的弟弟那里比较受欢迎,”孙哲平说着扭头看了叶家两兄弟一眼:“你俩给自己打过飞机不?”




  王杰希听着皱了下眉:“不要带坏小孩子。”





  今天早上是王杰希送叶修叶秋去的学校,就在叶修班里走了一圈,把所有小姑娘的妇女心都给勾走了。




  叶修烦不胜烦,最后在放学的时候又生无可恋的去扭了扭蛋机。




  “给哥来个纯爷们!”




今天早上叶修起晚了,家里人忽然这么多光父母银行卡里打过来的生活费并不是很足够,于是一干成年的哥哥们自力更生的出去自己找了工作。




  所以今天没人叫起床,叶秋是自觉早起的好孩子,叶修可不是。




  叶修趿着拖鞋揉着眼走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冷不丁看见一人直愣愣站浴缸里,吓得一把把门甩上了。




  好一会儿叶修才反应过来,诶呦这是他昨天扭回来的蛋吧。




  乍一看身材高挑健壮,起码有一米八+了,一定是个纯爷们!




  这样想着叶修眼前一亮,又把门“啪”的一下推开。




  这回是站在浴缸里那大男生直愣愣瞪着他了:“你有毛病啊?”




  叶修眉毛一挑,大步走过去一把掰住男生的肩,很恐怖的笑了起来:“嘿嘿嘿小朋友让哥来看看你的……”




  NB。




  当这两个大写字母映入叶修眼帘的时候,叶修沉默了。




  NB……牛逼?扭蛋这么嚣张不好吧?




  那个男生掰着手摸了摸自己右肩胛上的章纹:“我这可是Nice Body!”




  嘶……叶修眯了眯眼,这听着怎么这么怪呢?尺度爆表啊喂!




  “我叫孙翔。”





  趁烤面包的时候叶修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问他有关Nice Body的问题。




  周泽楷接到的工作是平面模特,人高脸好,脖子以下全是腿,这条件早把摄影给乐疯了。




  这时候周泽楷正在化妆,他对着化妆师手里的大排刷思考了一下,然后简言意骇十分精辟的给叶修解答了:“四肢简单,头脑发达。”




  叶修拿着电话看了眼在摆弄苹果造堡垒的孙翔,深以为然的嗯了一声。




  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下,然后好心的提醒道:“今天,上学?”




  叶修听了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妈的迟到了!早上老韩的课!”




  叶修急吼吼的往学校赶,也不敢把孙翔一个人留家里,这种瓜娃子很明显就需要监护人这种东西,只能把孙翔带去学校。大不了让这家伙在医务室呆一天。




  冲进教室的时候,他们班主任,物理组组长韩文清皱着眉朝叶修看了过来。




  教室里气氛一片肃杀,看样子是在考试,妈蛋居然迟到了老韩的考试。




  感受到韩文清慢慢逼近的可怕气势,叶修咕噜咽了口口水。




  “早啊,老韩。”




  “哼,”韩文清冷冷一哼:“滚下去,绕大操场跑三圈。”




  叶修一听脸就垮了,他们学校操场一圈一千米,一口气跑三千米对他这个不爱运动的家伙来说仿佛在都他笑。




  “那可是三千米,老韩咱有话好好说……”




  就在叶修决定为了革命事业和一座大山韩文清艰苦斗争软磨硬泡的时候,站在叶修身后的孙翔突然大嗓门的插嘴了。




  “不就是三千米吗,磨叽啥啊!”




  说着一把把叶修扛在肩上,脚下生风,“呼呼呼”的就朝楼下操场跑去。




 

  叶修被孙翔扛在肩上,肚子顶着人结实的肩膀,一串的哀嚎都随着孙翔魔鬼的步伐碾碎在风里。




  三千米跑完,叶修被放下来的一瞬间瞬间扑街,捂着胃爬到一边去吐了半天酸水。




  孙翔站一边瞪着眼睛却是看不懂了。




  这三千米全是他跑的,要吐要死也轮不到叶修啊。




  叶修拧着眉,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冲孙翔招了招手:“带我……去医务室……”




  孙翔哦了一声,走过来又要拉起叶修往自己肩上扛。




  “等等等等等……”叶修一下就被吓得智商突破300大关,可惜是负的:“公主抱会不会?公主抱!”




  “啊?那是啥?”




  叶修默默翻了个白眼:“王子打恶龙救公主的故事听过没有?就是王子把恶龙干♂趴,把公主那婆娘抱出来的姿势!”




  孙翔脑补了好一会儿,然后慢慢走过去,一手扶着叶修的背,一手勾住叶修膝弯,双臂用力,一下子就把叶修抱了起来。




  把叶修公主抱的一瞬间孙翔心情是复杂,他脑子回想着王子回想着公主,忽然感受到一股谜一样的责任感和粉红色的情愫。




  抱了他,就要带他回家!




  叶修舒了一口气,拉了拉孙翔的衣服示意他带自己去医务室。




  孙翔在叶修指引下走进医务室,一把把叶修放在床上,然后自己压了上去。




  叶修抬腿踢了孙翔一下,把孙翔踢正常了。




  这时候医务室老师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走过来:“怎么了?”




  “有点不舒服,躺躺就好。”叶修腿一踢把运动鞋蹬在了床下:“新杰记得帮我去给老韩请个假,哦这个是我扭蛋扭出来的哥哥,叫孙翔,有点虎你别欺负他。”




  虽然叶修说没事,但张新杰还是很尽责的过去给叶修检查了一下身体。




  叶修拍了拍张新杰的手表示自己晕乎着呢,要好好睡会儿,又嘱咐孙翔在学校里逛逛可以别给人添乱。




  之后就一翻身睡得人事不知。





  不知睡了多久,叶修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额头上覆盖了一只温热的手掌,舒服的叶修低叹了一声,忍不住去蹭了蹭。




  而等叶修清醒过来,正准备睁开眼的时候额头上的温度便消失了。




  叶修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发现床边坐着一个人。




  “嗯……老韩你怎么来了?”




  韩文清愣了一下:“我是你老师。”言下之意,关心学生应该的。




  叶修哦了一声,又问道:“我们家翔翔你看见了没?”




  “没有。”韩文清眉头微皱,抿了抿唇:“听新杰说你最近在扭哥哥扭蛋?”

 

  “老韩你不会要骂我玩物丧志吧?”




  韩文清没接叶修的话茬:“是因为父母长期不在又带着弟弟,觉得比较辛苦吗?你这个年纪的孩子的确是应该被多多关爱一点。”




  感觉辛苦的应该是叶秋,轮不到他……还有听老韩话里的意思就是在暗示叶修空虚寂寞冷啊。




  “没啊,我很好。”叶修诚实的回答。




  可是韩文清却不信。




  他抬手摸了摸叶修睡乱的短发,声音放得温柔了一点,直把叶修震得五雷轰顶。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那些扭蛋拿去销毁,我来照顾你和你弟弟。”





  叶修浑浑噩噩的上完下午的课,又外焦里嫩的回到了家。




  脑子里滚雷一样普通的循环播放这今天上午韩文清说的话。




  叶修看自己被焦得香酥可口了,干脆晚饭都没吃,蹲在房间里打游戏。




  周泽楷看晚饭桌上没有叶修疑惑的问了问叶秋:“叶修呢?”




  叶秋淡定的摆摆手:“那货打游戏不吃饭经常的,等晚上他会自己给自己弄泡面。”




  张佳乐听了抬抬眼,孙哲平会意的揪了一把孙翔。




  然后两个家里武力值最高的男人立马冲进了叶修房间,一人提一条胳膊一条腿,把叶修给抬了出来,按上座位。




  王杰希早就挖了一勺饭,配了菜送进叶修嘴里。




  “以后不能不吃饭。”周泽楷拍了拍叶修的肩。




  “泡面是垃圾食品,也要少吃。以后晚上饿了就来找我,我帮你做吃的。”王杰希认真的对叶修说道。

  

  叶修哦了一声,忽然家里电话响了。




  张佳乐走过去接电话,然后回头招呼道:“叶修,找你的。”




  叶修得以脱身,忙走过去接了电话,一听居然是张新杰。




  “咦,新杰你怎么打我家电话?”




  “我有事要和你说,”张新杰道:“你不能拒绝韩文清。”




  “咳咳咳……你说啥?”叶修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




  “其实我就是哥哥扭蛋的发明者,十年前你见过我。”




   叶修愣了一下,被这么一说,他还是隐约想起了些什么。




  “不会吧……张医生你芳龄?我看没三十老几吧。”




  “我是科学家,研究些让新陈代谢缓慢的药物不是问题。”




  “行吧,那你是科学家关老韩什么事?”




  “因为他是你十年前扭得第一个扭蛋。”





  十年前,七岁八岁时的叶修最惹人嫌,虽然也没到打瞎子骂哑巴的地步,但是天生的语言技能和恶作剧天赋很快就把他变成了荣耀小学的一大魔头。




  和叶修朝夕相处的乖小孩叶秋是第一个受不了叶修的,在一次兄弟间的矛盾过后,叶修来到了扭蛋机面前。




  他那时候想要个可以和他一起恶作剧的神队友哥哥的……




  然后造化弄人,韩文清就出现了。

 

  叶修那时候比较小,智商还没发育得像现在这么高,根本不知道有销毁这一说。




  可以说,当年叶修被韩文清调教的很彻底。




  就在叶修蜕变成三从四德好少年的时候,叶修父母被调到公司的外国分部了。




  叶修和叶秋虽然没有跟着粑粑麻麻一去出国,但是由于两个孩子被有关部门评定没有拥有扭蛋哥哥的条件,随意韩文清不能留在叶修身边。




  而叶修又没有提出销毁之类的措施,韩文清就这样长期被扣至在张新杰的身边。




做一个流浪的扭蛋。




  “就冲着他等你的这十年,你就不能销毁他。”张新杰的声音在电话里听来有些不真切:“他甚至为了和你重逢,来做了你高中老师。而现在他提出了回到你身边的意向,身为他的好友我觉得我有义务帮助他达成心愿。”




  叶修挂了电话,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招呼叶秋进了自己房间。




  “叶秋你过来,有话和你说。”





  叶修把从张新杰这里得来的信息转述给叶秋,叶秋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而叶修的表情却越来越安定。




  “那,那怎么办?!”叶秋跳了起来:“你绝对不能抛弃韩文清,那样也太惨了……可是小周很好,张佳乐孙哲平也很好,王杰希也超好,孙翔,孙翔也不错!”




  强行说不错啊……这人。

 

  叶修看叶秋独自跳脚,甚是淡定的拿了衣服去洗澡。




  焦虑担心什么的交给叶秋就可以了。





  不出叶修所料,一直到第二天放学回到家,叶秋还在焦虑。快得焦虑症的样子。




  周泽楷教叶秋在手心画圈圈舒缓神经,然而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而这天放学叶修却带了韩文清回家,叶秋开门看到两个人的时候差点没厥过去。




  叶修进门后就到处叫了一圈,把大家都招呼到客厅来。




  叶秋摸摸揪住衣领,这残酷的时候终于要来了吗?叶修会带着谁走出去然后一个人回来呢?




  叶修没理弟弟灼灼的眼神,反倒把一个个装着红色药丸的玻璃小瓶放在了桌上。




  “虽然规定说,每个人只能持有一个哥哥扭蛋——但是我今天去和张新杰谈判了一下,最后他妥协了。”叶修道。




  韩文清站在一边点了点头。




  张新杰一定在哭为何十年老友叛变的那么快,和叶修这个死小子一起来威逼利诱他。




  “所以签约嘛,大家就一起签咯。”




  “吃下这个药,你们就会成为我真正的哥哥。关于记忆方面也是一样,你们就是我家的亲儿子知道不?”




  叶秋拿着药瓶傻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反应过来什么:“等等那我们家也超生太多了吧?!”




  “没事,咱爸妈有钱。”叶修把红色的药丸倒出来,向上一抛,吃糖丸似得把药丸吞进嘴里。

 

————end————

后续详见《我的弟弟他又开嘲讽了》




【开玩笑的】




如果哥哥扭蛋结局是be我就写后续!



评论
热度(486)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