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韩周叶】有一天我家猫变成了人·全

黑子白kuroko:

好烦啦之前那版挂掉了




完结了,一起发。




早起的姑娘有粮吃。




话说我这个人,没什么素质。什么事情搞到我,我会脾气很好的软软软,但有什么事情波及到我的小伙伴,我一向行事就挺恶劣的。




————以下放文————




  早晨7:30AM




  韩文清侧身睡得安稳,这时候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带着比被窝内更低的温度钻进了韩文清的怀里。




  “叶修……”




  韩文清在怀里摸了一把,把猫咪往上提拉了一下,正够叶修伸爪子用肉球蹭了一下韩文清的下巴。




  有胡渣!




  叶修喵的一声亮出了爪子,不痛不痒的开始挠韩文清的下巴。




  韩文清微微睁开眼,瞥了眼叶修,手掌一下下摸着猫咪的脑袋。




  这时候韩文清的房间门被敲了两下,和韩文清一起租房的周泽楷声音微沉的问道:“叶修在?”




  “在我这。”韩文清应了一声,抱着叶修坐起身子:“一会儿我带他出来吃饭。”








  韩文清是现下国内最大经纪公司的高层管理,周泽楷则是他们公司首推的国际超模。




  原本只是工作关系的两人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一起捡到了一只名叫叶修的短毛猫。【他脖子上挂了姓名牌。】




  两个人都很想养叶修,最后经过各种协调,两人决定共租一套市中心的公寓,一起养叶修。




  毕竟两个人工作都很忙,也好岔开工作时间照料叶修。





  “喵。”




  早饭的时候叶修蹲在椅子上啃完妙鲜包,懒洋洋的朝周泽楷喵了一声,表示要添饭。




  对叶修有求必应的周泽楷立马站起身去冰箱拿妙鲜包,却被韩文清出声阻止了。




  “别给他填了,叶修再不控制就要超重了。”韩文清喝完自己被子里的牛奶,有点严厉的瞥了眼叶修:“你需要运动,每天趴着睡觉可不行。”




  “唔……”周泽楷想了想,觉得是韩文清太严厉了,好像小猫咪什么的都是每天趴着睡觉的。




  叶修又懒洋洋的朝韩文清咪了几声,然后朝周泽楷怀里纵身跃去。




  周泽楷稳稳的接住叶修,一只手正好摸到叶修的小肚子。




  软软的,毛茸茸的,肉挺多,手感很好。




  虽然摸起来很舒服,但是……周泽楷微微叹了一口气:“是该减肥。”




  “喵?!”小周你也不爱哥了吗?!




  叶修不满的用爪子挠周泽楷的毛衣。





  临出门的时候,周泽楷又看了眼蹲在沙发上搓爪子的叶修。




  “他今天不太对……”




  “怎么了?”韩文清站在玄关检查了一下自己公文包里的文件。




  “一直在搓爪子。”




  说到这里韩文清抬头看了看沙发上的叶修。




  “会不会,病了?”




  “我今天会早点回家。”韩文清皱了皱眉:“如果回来他还在搓爪子,我就带他去宠物医院看看。”




  周泽楷点点头:“我今天,一个通告。”也会早点回来的。




  叶修折着耳朵看看玄关处的两人,有些不耐烦似得招了一下爪子。







  韩文清处理完工作事宜开车回家,到停车场的时候正看见停好车往电梯走的周泽楷。




  “这次都市的拍摄结束的很快啊。”




  “嗯……状态好。”




  是急着回家照看叶修吧。韩文清在内心默默吐槽了一下这个沉默寡言的室友。




 




 

  17楼。




  周泽楷揿下1702的房门密码。,打开了房门。




  公寓里面传出电视的声音。




  “叶修又自己看电视了?”韩文清换上拖鞋,皱着眉走了进去。




  周泽楷弯腰解着自己马丁靴的鞋带,房间里面却没传出以往韩文清收拾叶修的声音。




  这时候叶修应该跑出来往自己身上爬的。




  周泽楷也换好拖鞋走了进去,却看见韩文清呆立在客厅。




  只见沙发上半躺着一个浑身赤|裸,肌肤白皙的男人,他脑袋上有两个看上去软趴趴的灰色猫耳,身后一条浅灰的尾巴朝两人晃了晃。




  “哟,你们回来啦。小周快开饭,我饿了。”





  “你是叶修?”




  第一个出声的是韩文清,金牌经纪人的心理素质不是盖的,瞬间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当然是啊,”叶修翻过身子,趴在沙发上看着两人,长长的尾巴弯成一个可爱的弧度:“老韩你胡子刮了没?让哥来摸摸。”




  为什么周泽楷是小周,自己就得是老韩……




  韩文清微妙的沉思了一下,趁韩文清沉思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走了过去,试探性的摸了摸叶修的下巴。




  叶修的脸有点小胖,下巴软乎的不得了。叶修被周泽楷摸得有些舒服,直把脑袋往周泽楷手里压。




  “叶修。”周泽楷确定的笑了起来,另一只手摸上叶修的脑袋。




  韩文清跟着坐到沙发边,捏起了叶修的一只手:“还能变回去吗?”




  叶修是猫咪的时候韩文清就特别喜欢捏叶修的肉球,现在爪子变成了手,竟意外的好看。




  韩文清的拇指摩擦过叶修手背微微凸起的骨骼,叶修的手掌单薄,有着良好的韧性。韩文清四指在叶修的手掌上习惯性的按了两下,如愿得到了叶修蜷缩手指的可爱反应。




  “变回去可以啊,”叶修被两个人伺候得正舒服,哼哼唧唧的回答道:“但是我更喜欢这样,还能说话呢。”




  韩文清沉吟了一下:“平时随你,有外人在的时候还是变回猫吧。”




  “想摸的时候。”周泽楷又填了一句:“也变猫。”




  “喵……”






  很快韩文清就后悔了让叶修保持人身这个决定。




  叶修被周泽楷套了件韩文清都嫌大的T恤在屋子里乱逛,因为他拒绝穿胖次。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室内暖气很足,韩文清和周泽楷在家里也不过穿着一件羊毛衫。




  韩文清打开电脑检查手下艺人新拍的硬照,这时候叶修光着脚丫子走过来,十分自然的一屁股坐到韩文清大腿上,软在人怀里开始指点江山。




  “哇这个人长得好娘啊。”




  “鼻子一看就是整的吧。”




  “咦~这pose摆得有够恶心。”




  韩文清坐得笔直,一低头就能看到叶修头上微微晃动的两只三角耳。




  真的好想把这货楸倒了打屁股。简直欠收拾。




  就在韩文清付诸行动之前,周泽楷过来说了句开饭。




  叶修立马从韩文清怀里跳起来坐到饭桌边,耳朵竖得笔直的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一本满足。




  叶修被喂得饱饱的,心满意足的往周泽楷腿上一躺。




  周泽楷满怀爱意的摸了摸叶修圆润修长的大腿,忽然想起什么似得,手掌折着T恤下摆一路向上摸去。

 

  很快就摸到了软绵绵光滑滑的小肚子,周泽楷手掌的温热让叶修感到舒适,软软的打起呼。




  “唔……”周泽楷眸色一点一点暗了下去,最后拍了拍叶修的屁股让他起身,自己则飞快的走进了卫生间。




  叶修盘腿坐在床上,有些迷茫的冲着卫生间的方向舔了舔手指。




  客厅里的韩文清把一切收入眼底,面无表情的关掉艺人的照片,打开搜索,输入了一行字。




  “如何让猫发情”




 

  啊,这真真是个值得深思的严谨严肃的和经纪人一职息息相关的学术问题呢。【棒读】






   第二天叶修一觉睡醒,发现家里只有韩文清。




  “饭……”叶修揉着眼睛支吾了一声。




  韩文清回头看看从自己被窝里爬出来的叶修,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把猫扛起来送进浴室。




  叶修是猫形态的时候睡觉就流连于韩文清或者周泽楷的床上,变成人以后这个习惯不改。




  好在床都够大,韩文清和周泽楷也一点不计较。

 

  周泽楷说今天早上他有事要出去,主动把叶修塞进了韩文清的房间。




 




  叶修被韩文清扛在肩上,猫耳朵随着脑袋一颠一颠,迷迷糊糊的咪咪叫了两声。




  韩文清让叶修站在镜子前,拆了一支新牙刷,挤上牙膏,倒好水。最后握着叶修的手帮叶修刷起牙来。




  “呜噜呜噜……什么东西。”




  “刷牙,以后每天都要刷。”




   韩文清让叶修最后漱了口,把嘴里的牙膏冲掉。




  叶修看了看镜子里自己嘴边的一圈白沫,晃了晃尾巴:“老韩你帮我刷咯。”




  韩文清抿了抿唇,找了条没人用过的毛巾:“先洗脸。”




  “不要碰水。”叶修看到水就开始往后缩。




  韩文清连忙按住叶修的手臂,两腿卡住叶修的下身。




  “洗脸。”




  一人一猫殊死折腾完,回到客厅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回来了。




  “买了点水果。”




  周泽楷手里正提着塑料袋,把一个个棕色的圆形果实往果盘里放。




  “这是什么?”叶修眨了眨眼睛:“以前没见过。”




  “猕猴桃。”周泽楷手下动作顿了顿,又接着补充了一句:“很好吃。”




  猕猴桃,木天蓼……




  韩文清看了一眼怀里叶修兴趣缺缺的表情,神助攻的添了一句:“不要去碰。”




  叶修的的眼睛刷的亮了起来。




  好奇心害死猫啊。




 




  今天韩文清和周泽楷都没有其余安排,同往常一样各自在房间里做自己的事情。




  直到韩文清出门倒水,看见了纠缠在沙发上的周泽楷和叶修。




  周泽楷心照不宣的和韩文清对望了一眼。




  此时周泽楷身下的叶修面色潮红,两手抵在周泽楷的胸前一下下蜷缩着。




  客厅地板上滚落着几颗猕猴桃,都或多或少有些残破,那一处的地板上汁水淋漓。




  周泽楷抓着叶修一只手,舔掉了手指尖上绿色的果肉和汁水,接着舔过腕骨,一路咬上叶修的锁骨。




  “唔……”叶修一下子踹得更厉害了起来,两腿盘绕上周泽楷的腰部。




  这个动作撩起了叶修宽大T恤的下摆,露出圆润白嫩的臀部,让人肆虐心大起。




  韩文清敛了敛眸色,走过去。




  “你碰猕猴桃了?”




  “……就,就看看。”叶修难耐的蹭着周宽阔泽楷的肩膀,轻声哀呜。




  “不听话,”韩文清微微一抬手腕,手中水杯倾倒,细细的水流打在叶修的脖颈上,一点一点湿透叶修整个胸膛:“该罚。”








  “唔啊啊,不,不要了……”




  叶修在木天蓼的刺激下几乎丧失了理智,他的那物被周泽楷握在手里细细爱抚,身后则被韩文清粗暴的贯穿。




  不知道什么时候备下的润滑剂几乎没用多少,叶修在情动的状态下分泌了大量肠液,滚烫紧致却柔软的甬道紧咬着韩文清的欲|望,随着抽|插的动作一波波收缩。




  周泽楷伸手在叶修被撑得几乎没有褶皱的私|处摸了几下,和韩文清对视了一眼,便一点点将几乎饱和的地方慢慢拉扯。




  “等,疼……小周不要……”叶修的脸上哭的一塌糊涂,韩文清此时正顶|弄着那片敏感的软肉,舒服得叶修几乎崩溃。




  “不行,真的不行……啊啊啊。”






  叶修应该以后会讨厌猕猴桃了。






  不知折腾了多久,叶修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这天的午夜。




  他的身体很清理得干净,疲惫感咬合着他的全身上下。




  “……”叶修无力的垂下耳朵,变回了猫咪的形态。




  “太累了吗?”周泽楷用唇轻轻吻了吻叶修的耳朵,动作轻柔的把叶修揽进怀里。




  韩文清也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脑袋,覆了一只手掌在叶修身上。




  叶修在一片暖意包裹中,又陷入了睡梦。






  叶修睡着睡着又睡成了人的形态,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




  随后一只手在他脸颊上掐了两下,韩文清清晨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叶修耳边缠缠绕绕:“张嘴。”




  “……刷牙?”叶修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韩文清,叶修声音同样沙哑,不过确是因为昨晚使用过度的缘故。




  “嗯,帮你刷。”韩文清又捏了捏叶修的腮帮子。




  “啊……”叶修妥协的闭上眼睛,张大了嘴巴。




  韩文清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按了按叶修的虎牙,有点可爱。




  给叶修刷完牙洗完脸,叶修又往韩文清身上一趴。




  这时候周泽楷探过身子来问:“吃饭吗?”




  叶修抬了抬眼皮:“要睡……晚上吃鱼汁土豆泥。”




  “热量太高了。”韩文清托着叶修的屁股往床边走去:“还记得上次你卡在沙发底下的事吗?”




  “那就换高脚沙发,”叶修理直气壮的匝了匝嘴:“鱼汁土豆泥。”




  “不行。”




  叶修睁开眼睛,耳朵压了下去。他有些愤愤的朝韩文清敞了敞腿:“我都被你们弄成这样了。”




  “吃吃吃。”周泽楷拉了韩文清一下,却发现韩文清僵直了。




  周泽楷疑惑的上前一步,也僵直了。




  叶修雪白的大腿此时毫无防备的敞着,可以清楚的看见大腿根部点点红痕,不知道是昨晚谁咬的。




  再之下,昨晚过度使用过的穴|口泛着嫣红的色泽。叶修毫无知觉的用手碰了碰还红肿的地方:“还疼呢。”




  周泽楷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拉拉韩文清:“别看了。”




  两个大男人快步走出房间,末了叶修还依依不舍的添了一句:“小周不要忘了土豆泥。”






  韩文清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公寓里正飘出一阵阵的香味。




  周泽楷是个好男人,闲暇时候会露露手艺做点饭菜。




  厨房的锅子上正炖着汤,韩文清瞥了一眼锅子边调好得小闹钟,在快接近铃响的时候把他关了。




  周泽楷一直是个挺负责的人。




  韩文清把公文包放好,走去敲了敲周泽楷的房间门。




  周泽楷房门虚掩,韩文清施力之下竟一下子打开了。




  周泽楷坐在床上,叶修坐在周泽楷身上,脑袋埋在周泽楷胸前使劲磨蹭,毫无目的的在周泽楷身上留下印记,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声响。




  韩文清抄着手站在门边:“你又给他吃了什么?”



  “猫薄荷……”周泽楷简单明了的回答了韩文清,伸手按过叶修的头发落下一个深吻。




  “这时候应该吃饭的。”韩文清一边解着衬衫纽扣,一边抱怨。




  周泽楷有些奇怪的看了韩文清一眼:“早就不正常了。”




  韩文清敞着衣衫,露出六块腹肌走到床边,一手摸上了叶修光滑的脊背:“以后不要给他吃奇怪的东西。”




  “你放在桌上的。”周泽楷反驳道。




  “猫适宜定时发|情。”韩文清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周泽楷直起身,让叶修躺进韩文清怀里:“炉子关了?”




  “关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周泽楷侧身从床头柜拿出润滑和套。




  “别弄里面,一会儿吃饭。”




  “那一人一次,就够了吧。你猫薄荷用了多少?”




  “不多。”




  韩文清低头看看叶修迷茫的眼神,点了点头:“也是,不然早就扑上来了。”




  叶修以后应该会讨厌猫薄荷了。





  养一只叶修这样的猫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的。




  就比如床头柜里的润滑总会遭受不明袭击,开膛破肚。




  比如一旦买了猕猴桃,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被各式各样的东西砸的稀巴烂。




  比如总是要做很麻烦的鱼汁土豆泥,还要注意控制某只猫的体重。




  不过这样麻烦事总是会有人乐在其中的嘛。




  有个词这么说来着,猫奴?




  铁骨铮铮,沉默寡言的汉子也有可能是猫奴的嘛。




————end————



评论
热度(1015)
  1. 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黑子白已死 转载了此文字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