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吴叶ABO】无题

可清水了:

@Drogheda 


迟到的吴副生贺。废话太多,把自己都写困了……




---




“但是我有个要求。”


“关闭影像监控和录音,只允许信息素采集——能接受吗?”


吴雪峰沉吟片刻后还是答应了,却提了这么个要求。




研究部的人只犹豫了一秒就欣然表示接受。


尽管以目前的技术,就算采集到信息素也无法保存超过24小时。但实行万年保护主义的吴雪峰难得松口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史以来最高检测数值的OMEGA终于不再游离在官方数据库之外了。要知道,自从叶修在众多实验样本中脱颖而出后,联盟高层有一百次庆幸在这个强悍的家伙身上取得了成功,就有一百零一次后悔,让这么不着调而又无法掌控的人获得了常识以外的能力。


言归正传。


总之,不论是什么样的限制,反正能够记录叶修就是好的。再不济也还有个吴雪峰,好歹也是个五千分之一概率成功的改造实验体,尽管跟叶修站一块儿就有点价值堪忧了。




叶修是被吴雪峰抱进来的。


他发情期一向不稳定,日期时长都能自主调节,可一旦失控了就极其凶狠,丁点轻微刺激都能燎成弥天大火。吴雪峰只能给他套上宽大的全棉睡袍,又裹进大衣里用自己的气味把人盖得严严实实的,才敢带叶修进到观察室来。


观察室里布置得极其简单,一张床,一方桌,一把椅子。四墙得雪白刺眼,空气里还残留点消毒水的味道,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吴雪峰抱着叶修在床上躺好后,一按床边的连接按钮,头顶上瓦亮的吊灯就渐渐黯淡下来,观察室外三层的隔离门也缓缓关上,在安静的十平米房间里传来沉闷的滚轮声。


“雪峰。”


黑暗中,叶修双手箍着吴雪峰脖子,闭着眼把头埋进对方胸口。发情期带来的持续低烧让他感觉不太舒服,神智还算清醒,但像沤边的纸般隐隐约约有些模糊。吴雪峰的体温比他稍低,抱着非常舒服,宽厚的胸膛和熟悉的香槟味信息素在这种时候让人尤为安心。


印象中他不止一次抱怨过吴雪峰的信息素味道迷惑性太强。


平常只是淡淡的气泡酒味儿,欢快,明亮,还有少许的轻浮,与吴雪峰本人的性格离题万里。只有在应付叶修的时候,这种气味才会慢慢沉淀下来,酿化成丰郁的香槟味道,并且越沉郁就越醇厚,酒精味儿越浓,像是要把自己拖入迷醉深渊般的漩涡。


当然,应付——“应付”。


吴雪峰对叶修怎么可能只是应付。仿佛永无止境的温柔的拥吻,仿佛永无限度的耐心的纾解,温暖的掌心始终不急不躁地,却又带着点引诱的味道,安抚小动物般轻柔地按压着他的颈部。


就像现在这样。


除开抑制具和药物,如果一个ALPHA想在并非真正标记的情况下帮助一位OMEGA朋友,常用的办法就是暂时标记。标记点位于OMEGA颈侧的皮下性腺里,标记人需要在适当的情况下——通常是被标记人情动的时候——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进去,非常简单就能完成。暂时标记没法长期确定两人的从属,也并不一定就能帮助OMEGA方捱过一整个难熬的发情期,但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发情带来的不适和焦躁,以及驱赶那些闻风而至的烦人的花花草草。


而这样的“帮忙”,这几年里,吴雪峰已经做的不能更熟练了。


有些人的发情沸腾如同滚水,更有些人的发情爆烈有如火山喷发。而叶修的发情症状,不到最艰难时,表面上看起来好像都并不那么煎熬。就像喝一杯覆满奶油的热巧克力,仅仅是浅尝轻啜并喝不到什么,只咕嘟一声大口喝下去了,才能感觉到了烫热的温度,和腻口的甜。


一开始,吴雪峰并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他只能发愁地看着叶修把自己团成一团,难受得从床的这头滚到那头。在吴雪峰的认知里,发情期的OMEGA似乎只要张开腿认操就能舒服了,他第一次知道世上还有叶修这样的OMEGA,需要有ALPHA交出自己的味道,耐心地协助释放信息素,引导性欲的散发,然后才是轰轰烈烈的发情。


这并不麻烦。


这怎么能算是麻烦呢?看着一个如白纸般的OMEGA渐渐染上自己的颜色,在自己的信息素世界里喘息扭动,因为自己的爱抚打开身体,对于吴雪峰这种人、这类人来说,简直是最美好不过的事情了。


他甘之若饴,并乐此不疲。




TBC

评论
热度(314)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