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伞修】Invidia

ON:

· 黑化梗(防ooc不黑透)


· 大概是双总裁paro


·  @家养北极熊 我说更就更!(豪气万丈)


· 忘记说了,同系列戳那个奇怪的tag啊~


 


 


【Septem peccata mortalia】


 


这个世界是矛盾的,因为矛盾而美丽,就像妒忌原本来自羡慕,但却又与羡慕截然不同。


 


未能拥有某人的好处,从而产生怨恨的心,这样的心情通常被称作妒忌;而羡慕则是极度渴望别人所有,甚至伴有痛苦的感觉,仅仅是一种仰望,渴望自己所得不到的东西所导致的一种迫切的痛苦。


——羡慕通常涉及两个人,妒忌往往在比较中产生,涉及第三个人。


 


而当第三者出现的时候,故事总是变得有趣起来。


 


Green with Envy.


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里,波蒂亚说过这样一句话,


“作为可疑的思想和皮疹,拥抱绝望和战栗、恐惧和绿眼的妒忌,就像在空气中的激情队伍。”


 


而苏沐秋喜欢绿色,


就像他喜欢事情有趣些。


 


Green with Grace.


As well.


 


【invidia】


 


晚上十点整。


G团顶层的酒吧里弥漫着欲望的气味。


舞池里绚烂的灯光打在每一个人脸上,映照出各种各样的情绪,在封闭的空间里混杂成一种令人兴奋的节奏。人们忘却身份,皮肤相贴,在这种贴合中寻找一种迸发的刺激,这种刺激总是能让人们获得瞬间的愉快。


见过泡腾片遇水的瞬间么?


大量的二氧化碳不要命一般涌出来,白色的气泡滋着水汽,使片剂上下翻滚,迅速融化并消逝在溶液里。即使这不过是泡腾崩解剂的作用,还是不得不说,这和人们寻找的那种感受是类似的,——快感,甚至要把自己溶解的快感。


 


苏沐秋淡淡地笑着,坐在吧台看着混乱的人群,不动声色地保持着清明。


他的存在并不突兀,他很好的融合在这群疯狂的人中间,偶尔也和美人碰杯,迷人地微笑着,想着如何靠着这股躁动的热血拿下他们其中的一个或者几个手里的项目。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从这些事情转移开了。


 


他看到一个人。


 


白衬衫,黑西裤,修长的双腿,流畅的腰线,清秀美好的侧脸。


那个人斜斜倚在落地窗边,一只手拿了个烟灰缸,一只手松松捻着一支烟,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


这人明显不属于上面这些在舞池中摇摆的人,但和苏沐秋不同,他甚至不屑于掩饰自己的游离。舞池的五彩灯光舔上他的皮鞋与裤脚,他却只是安静地靠在落地窗边,淡漠地抽着烟,全身笼着一层月光。


 


这可真叫出淤泥而不染,苏沐秋心想。


 


在这样的情况下,越是这样干净的气质,越是吸引人。这一点都不奇怪,人们总是觉得少一些的东西好,就像拿破仑三世的铝杯那样。所以当时间快到午夜,人们已经完全放开玩闹的时候,他的存在变得愈渐明显起来,一个接一个的搭讪就接踵而至了。


苏沐秋还是坐在吧台,要了一杯加冰伏加特,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位与众不同的美人。


 


有些出乎他意料的,这位似乎来者不拒,他并不拒绝这些人不安好心的搭讪,反而从容而圆滑地与他们周旋着。


这时候,他的面容倒是露出一点生动来,嘴角微微勾起,有些坏似地扯起一个带着一些轻蔑意味的笑。


这笑容真是不得了,淡定自如,放在他那张清秀的面庞上居然一点儿也不突兀,反而显出种色情的挑衅感。他对面的男人显然对于这样的反应感到很满意,往前走了几步把他压在落地窗和自己身体中间。


他还是没有躲,只是稳稳地把烟灰缸放在一旁的栏杆上,把烟搭在上面,然后腾出两只手来扶住男人的后腰,从后腰慢慢往上抚摸。


男人对于这样充满暗示的动作感到欣喜,低头想去亲吻那个人,却突然感觉怀里一空,人也被随着往前拉过去……


 


苏沐秋在男人压住那个人的时候,笑着喝完最后一口酒,走了过去。那个人的手还在往上摸,苏沐秋看着那双漂亮的手,眼睛里是笑,却没什么温度。


那人的手顺着男人的领子往前摸过来,似乎瞥见苏沐秋了,转过头来微微笑了笑,然后就被苏沐秋一把揽住腰从男人怀里带了出来。男人前面就是落地窗的栏杆,他失了重心往前一倒,手顺势在栏杆上一扶,想直起身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领带的另一头给那人灵巧地拴在栏杆上了,他恼怒,没想到那人却拿起一边的烟抽了几口,烟吐在他脸上,笑着说,


“想泡哥,还差几百年啊小弟弟。”


他黑发微微长了点,低头说话的时候有些盖眼睛,一双黑眸幽深得能把人吸进去,男人只看一眼,又呆住了。


那人似乎还想说几句话,却被苏沐秋揽着腰拉走了。


 


苏沐秋还是笑,笑得人发怵,


“叶修,没听说你今天要来?”


平和的语气,却隐含着一些刚好能让人察觉的质问语气。


 


叶修随他揽着腰,慵懒地半靠在他肩膀上,


“我本来也没想来啊。”


 


苏沐秋把他带到另一个角落,灯光都是暗色调,不太能看清彼此,


“那……怎么来了?”


 


叶修被苏沐秋温柔地抵在一个角落里,语气里是十二分从容,


“来见你喽。”


 


苏沐秋轻轻笑了一声,手还是放在叶修后腰上,


“来见我啊……”


他使了点儿劲,把叶修牢牢箍在怀里,凑近他吻过去。


这个动作看上去很温柔,实际却十分粗暴,他凑过去的时候叶修往后避了避,被他拉过来吻住,苏沐秋吻技很好,舌尖抵在叶修齿间强迫他张嘴,然后舌头就伸进叶修口腔里。叶修刚刚抽过烟,嘴里还有点苦涩的烟草味,同样,苏沐秋嘴里全是伏特加的味道,他卷着叶修的舌头,搅了几下把它勾过来。叶修给他嘴里酒味弄得迷迷糊糊,乖乖伸了舌头,却被苏沐秋一口咬在舌尖上,痛得满眼都是眼泪。


叶修想挣开苏沐秋,苏沐秋却不放他,膝盖抵在他胯间,紧紧锁着。


叶修一边觉得自己要缺氧了,一边想自己这回玩大发了。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和苏沐秋讨饶。


 


苏沐秋尝到血腥味,心里那种难以抑制的感觉才慢慢消下去,等叶修挣扎的动作随着他缺氧越来越厉害慢慢软下来,放开了他,看他红着眼睛大口喘息。


然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有的时候,真的只有施虐才能平复某种奇异的情感所带来的轩然大波。


这种效应是很有意思的,苏沐秋明白得很,叶修只是玩玩,可叶修只是玩玩的行为总是能让他心里那点阴暗面全给勾出来。苏沐秋对于自己这种心理感到很有意思,他善于分析,包括自己,可在这个问题上,他一直碰到厚障壁。


占有欲?苏沐秋觉得这是个十分孩子气的说法,并不适合他。那么是什么呢?倒也不是简单的吃味吧,说到底这感觉来的还是莫名其妙,既没有一个明确的来由,又没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只能慢慢体会着。


苏沐秋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看着叶修,看着他完全软掉的身体懒懒地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那苏总是来做什么?总不是来猎奇的吧。”


说完,他往厅中央看过去,有人喝得醉了,把陌生人摁在地上亲热。


 


苏沐秋脑子里闪现了叶修被人摁在地上的场景,这让他不适得厉害。他没有放弃问自己这个问题,但他已经放弃找到一个答案,他只是回过头去看着叶修,说道,


“不是,是来猎艳。”


 


叶修笑着挑眉,


“哦?猎艳,真是好兴致。”


 


“嗯,更确切些,猎你。”


苏沐秋觉得自己心里混杂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减,甚至已经超出了简单的负向情绪,他觉得这种情感比起因为得不到而产生的恼怒和激烈的情感,更像一种慢慢燃烧的低温火焰,温吞但是难受,却又仅仅让他难受,不至于使他受伤,不至于使他爆发。


苏沐秋慢慢体会着这种由于叶修而产生的难得使他无法一下子参透的情感,这小炉火焰就在他胸腔里慢慢烧着,似乎没有什么熄灭的预兆。


 


叶修的手覆上他的胸膛,


“猎我啊?胃口有点大喔。”


 


苏沐秋觉得叶修的手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肤直接摸进了那团火焰,它烧起来,热量使他密封的胸腔里的空气膨胀,气压变大,让他达到一种虚无却又满足的状态。


他体会了一下这种膨胀的情绪,


“你说呢?”


 


叶修手顺着他的胸膛摸上去,一直摸到他后脖子,然后把他往自己这边按了按,在他耳边轻语,


“嗯……我要好好想想。”


 


苏沐秋笑着侧过脸去亲了亲叶修脸颊,叶修吓着似的躲了躲,苏沐秋看着好笑,


“躲什么。”


 


叶修张开嘴,牙齿磕在苏沐秋肩膀上,稍微用了点力咬了咬,抬头说,


“怕你咬人。”


 


苏沐秋搂着他,问,


“那你说我为什么咬你?”


 


叶修抬眼看他一眼,


“你的事,我怎么知道?”


 


苏沐秋挑眉,再压过去咬了咬叶修的脖子,


“你不是很厉害?在这种地方招蜂引蝶。”


 


叶修笑,嘴角弯成猫一样的弧度,


“哟,吃味啦?”


 


苏沐秋觉得这个说法不准确,他的想法要更强烈一点,要更可怕一点,


“是,吃味。”


然后他手掌摸上叶修脖子,完全覆在那片皮肤上,指尖戳着叶修的下巴,


“看着你不拒绝的时候,”


他顺次收回中指,无名指,小指,手势变成一把枪,正正抵在叶修的咽喉,


 


“我真想一枪毙了你。”


 


他这句话说得很平常,以一种十分轻松的语气飘飘然就讲了出来,可字句间却奇异地完全没有情感,很像是一种什么系统告示。


那一瞬间,叶修有这样一种错觉,


——如果苏沐秋手里有一把枪,他大概真的已经被击毙了。


 


叶修轻描淡写地打算把这件事情翻过去,所以他保持着被苏沐秋的“枪口”抵着咽喉的动作,淡淡地说,


 


“哦……哪把?”


 


苏沐秋突然笑起来,这个笑容和那句话一样,美丽动人,冰冷空洞。


但只是一瞬间,他就收回那个笑容,


“你想要哪把?”


 


叶修眯起眼睛,发出很长的一个“嗯”字,拖得苏沐秋心里发痒。过了有一会,他才懒洋洋地伸手把苏沐秋的手挪开,在他掌心吻了一下,


“这个……我不好意思说啊。”


 


苏沐秋看着叶修,眸子里棕黄色深了一个色阶,变成很醇厚的琥珀色,


他退了两步,拉住叶修的手就往外面走。


 


“去哪?”


 


“楼下我有套房。”


 


叶修被苏沐秋拉着,也不挣,只是在后面跟着走。


 


走吧,去向不老歌→ 【套房】


 


 


苏沐秋最终发现这种奇异的情绪确实就是占有欲,或者说对于他人对自己物品占领和侵犯感到生理上的厌恶。而对此,他只能说叶修当真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明明强大得不可思议,却能激发他身边任何一个人几乎瞬时发动的领地意识,从生理,更从心理层面上毫不自知地捕获了他人。


而这样的独特,自然带来了极大的副作用。


 


因为在叶修身边的人是他苏沐秋,


所以,


苏沐秋,就是叶修的副作用。


 


欲火和妒火同时烧起来的时候,天空能被染成最美的紫红色。


然而这火只能靠它自己熄灭,没有它法。


 


这样的熄灭必然带来疼痛和伤口。


但是不可避免,


 


只能说,


 


 


不可避免。


 


 


 


 


Fin


 


 

评论
热度(319)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