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i✨

一生闯荡 在爱中坚强

【喻叶】感知

ON:

·喻叶


·文手喻X画手叶


·  @元素光谱 GN你的点文w请查收!


 


 


【Sensation】


 


“文州。”


叶修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叫。


 


“嗯,怎么了?”


喻文州那边开着个WORD,慢条斯理地在码字,刚好敲完一段,就保存了一下走过来问他。


 


其实他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


——叶修手头这几张插图快到死线了,他那个主催韩文清前两天来了一趟。


 


那时候叶修说,别开门,装不在!喻文州就从善如流地……开了门。


然后韩文清揪着叶修领子把他提到电脑前,“画不画。”


叶修斜着眼笑了一下,“老韩看你这问的,客气什么,画画画买买买!”


韩文清懒得理他,没说话,只进行眼神威慑。


喻文州泡了杯绿茶,走过来递给韩文清,“老韩,我督促他,会按时交稿的。”


韩文清接过去,慢慢喝了两口,看着喻文州说,“行,管好点。”


喻文州笑,笑得高深莫测,“我会的。”


 


现在看来——叶修还是没什么灵感。


 


喻文州知道叶修是属于创作型的,他画画是因为喜欢,真的仅仅是喜欢。一开始他甚至不愿意署名。


 


那个时候喻文州看到一副为自己的文章画的插图,简直惊艳——很简单的配色,随性的笔墨,却生动的勾勒出广袤原野里那种昌盛的生命,以及天穹中明暗有别的星辰,主角站在一望无际的原野里,似乎很孤独,又似乎拥有全世界。


 


极其矛盾的美感。


那就是喻文州想写出来想表达出来的东西。


 


【就是这个人了,我要找到他,捉住他,捆着他。不能让他逃走。】


 


那时候,喻文州觉得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了。


 


所以喻文州后来通过韩文清那边摸到了这个他十分中意的画手的联系方式。


韩文清挑挑眉毛和他说你不要失望,喻文州笑着摇头说不会。


 


再后来,他见到叶修,真的完全没有失落的感觉。


 


见他的时候,他正在创作,不是商画,只是他自己想画的一幅油画。


叶修坐在空空的画室里,没有开灯,只有他靠近的那扇窗是开着的,透进来的阳光打在画布上,绚烂的颜色映在他侧脸。那是喻文州第一次思考一个微笑可不可以用“流光溢彩”来形容。然后喻文州鬼使神差地叫了声叶修,然后叶修转过头来,眼睛里充满创作的热血和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汹涌的情感,面部却是柔和的,


 


他眼睛挑起来,嘴角勾起一点点坏笑,


 


“我猜……你是喻文州。”


 


喻文州温和地笑着,不置可否,一双眼睛沉着,里面闪闪烁烁。


就是这个人了,喻文州想,我要得到他。


 


 


于是他制造了无数巧合,最终和叶修合租了房子,成为了室友。


他不知道叶修有没有看出自己的意图,也许他看出来了,也许他还没看出,但这无关紧要。


——大部分人对于自己钟意的东西,下意识地反应只是简单的“想要”,或者说希望马上得到。而喻文州不是这样,他的性子很厉害,超乎常人的耐性和温和沉静的头脑让他得以打破这种常规。


 


对于喻文州,这不是一个想不想要的问题,所有他需要思考的都只是,如何得到。这也就是说,他对于能不能够得到这个问题根本不在意,他有足够的信心“得到”。那么跳过这个欲求的过程,他面前剩下的就只有得到的最好途径,也就是过程。


 


所以当他真的锁定了猎物的时候,他实际上已经走出猎捕的第一步了。


 


他走过去,手轻轻搭在叶修肩上,先是什么话都没说,好好体会了一下叶修的心情,


他觉得叶修的状态只差一点。


 


确实,叶修觉得火候差了一点,就是没有到那个点,也许只差那么一点点火花,他的灵感就能燃起来,可是没有。


他就是搁温水里煮着的那只青蛙,水有点热了,锅却自动切到了保温模式。


 


“什么题材?”


然后喻文州问。


 


“谍战爱情。”


叶修的手长时间定在那里,肩膀有点酸,他一边说一边动了动肩膀。喻文州就自然地就着刚才搭在他肩膀上的动作给他按摩起来。


 


“敌对阵营?”


喻文州揣测了一下经典情节。


 


“是,不全是。”


 


“哦?”


喻文州觉得有点意思。


 


“两个都是卧底,都潜伏在敌方阵营,他们都以为彼此不敌对,所以相爱。”


“大眼的文章。”


 


“哦,王杰希……他确实喜欢写得别出心裁。”


“但我觉得不止这么简单。”


 


“怎么说?”


叶修笑,有点期待喻文州的说法。


 


“卧底要做什么?”


“情报,所有他们需要得到的,就是情报。王杰希写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的命运就注定不平凡。”


“那么……”


 


“高层情报。”


叶修补充。


 


“对,卧底成功,得到更高层的情报的时候——”


喻文州停了一下,拇指在叶修后颈的脊柱骨上摩挲了一下,


“他们就有可能知晓对方的存在。”


 


“不错的想法。”


叶修笑了一下。


“是你的话,会怎么写?”


 


喻文州微笑,觉得叶修话中有话,


“他们是……”


“明知彼此敌对,却相爱。”


喻文州说完,手从叶修肩膀上拿下来,俯身下去凑近叶修的脸,低声说,


 


“如果我是你的敌人,你觉得我现在要干什么?”


 


喻文州凑得很近,气息都扑在叶修皮肤上,叶修表情没有任何改变,依旧勾着一个懒懒的微笑,


“你要我的命。”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轻轻歪了歪头,


“那么……如果我是你的爱人呢?”


 


叶修往前靠了靠,几乎抵上喻文州的鼻尖,同样低低地说,


“你想吻我。”


叶修的气息很近,两个人几乎唇鼻相擦,喻文州看着叶修因为过近而模糊不清的面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笑声,然后重新站直,轻松地往桌沿靠了靠,


“是的。”


刻意模糊了回答的针对性。


 


叶修右手握拳,虎口抵在嘴唇上,思考起来。


然后喻文州说,


“有灵感了?”


 


叶修没有回答他。过了一会抬头望进喻文州的眼睛里,说,


“嗯,谢了,我今晚大概不睡了。”


 


喻文州温和地笑笑,拿过叶修的马克杯走了,


“加油。”


 


叶修点头,埋头开始构图。


 


 


喻文州拿着马克杯,先去水槽里把水倒掉,再烧了水给叶修冲了咖啡。


拿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完全投入创作,头都没抬一下。


喻文州知道叶修做起事情来就是这样的,也就没再管他,走回自己电脑前面,气定神闲地重新开始码字。


 


他现在心情很愉悦。


 


他做事情不喜欢一蹴而就。


而叶修很难得到。


 


叶修就好像毒品,让人欲罢不能,更要死的是,他兴许还会撩拨你,告诉你,


 


【你来要,你要不到。】


 


他势在必得的微笑,散漫慵懒的眼神,轻轻扫过来,喻文州全部接下,掰烂了揉碎了吞咽下去,喉结滚动,好像真的尝到他的味道。


 


-要不到么?这才是叶修最迷人的地方。 


 


喻文州摇摇头,随便要到的东西,不是真正能够使他上瘾的东西。


 


他闭上眼睛,描摹了一遍叶修近在咫尺的面容,微笑起来。


 


 慢慢来。


 


让他慢慢感知。


 


慢慢来。


 


时机还未到。


 


但,总有一天的,


 


别急。


 


别急。


 


 


 


Fin


对不起我又写得如此心脏……


 

评论
热度(310)

© Taki✨ | Powered by LOFTER